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重生成了大将军的心头好 正文 第660章 靠拢

作者:岁无字数:更新时间:

    这时,跟在荒北身边的鲁波捅了捅他的胳膊道:“你们大渊的小姐都这么横吗?”

    荒北低声道:“这算个屁的横,你是不是没见过真横的?”

    鲁波惊讶:“还有更横的?”

    荒北心道可不是么,京城最横的女子还得是长公主。

    不过人家是真的强硬,袁惊荷这种色厉内荏离开了家就什么都不是的草包确实是没法比的。

    荒北的思绪有点飘。

    袁惊荷见他们没动静,还执意要走,便道:“给本小姐拦住他们!你偷了别人家的马车还想逃走,李江妙你好大的胆子啊!”

    话音刚落,李江妙带来的这几个下人就把李江妙的马车给围住了。这一下惹来了许多的百姓围观,看来今日这件事确实是没法善了了。

    袁惊荷指着车里的李江妙道:“把她赶出来!”

    这些下人得了吩咐,就要往马车上爬——

    荒北直接抽刀,架在了这人的脖子上。荒北的声音冷冷的:“再敢往上半步,小心着你的脑袋。”

    荒北哪里是什么善茬,这杀气一外露,顿时把这下人吓得浑身一激灵,腿一软直接摔倒在地,抱着自己的膝盖痛苦地哀嚎。

    袁惊荷在这大好的日子里遇到李江妙,自然是不可能轻易放过她。见下人倒地,袁惊荷立刻尖声道:“泥地里的贱东西,你敢动手试试!”

    荒北实在是懒得和这疯女人对话。

    终于,李江妙开口了。

    她道:“袁惊荷,我给你一次机会,收回你这句话。”

    袁惊荷笑了。

    “我说,”她掐着腰,神色嘲讽,“李江妙,你是不是太拿自己当个人物了?你凭什么在本小姐面前装啊?”

    李江妙竟是轻笑了一声,没有回答。

    局面一时僵持了下来。

    袁惊荷身边的丫鬟见对方压根不把她家小姐放在眼中,也是有些担忧。因为她知道李江妙未来可是要做充王妃的人,无论如何现在的袁惊荷是开罪不起的。于是丫鬟小声地提醒袁惊荷道:“……小姐,要不咱们就算了吧……”

    “啪!”

    袁惊荷反手就给了这丫鬟一巴掌,而后,直接给这丫鬟踹到了地上。

    她指着这丫鬟道:“你不要以为你跟着本小姐时间久了,本小姐就不敢教训你!”

    柔弱的丫鬟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冲击?她落在了地上,甚至都没听清袁惊荷说了什么,直接就这么晕了过去。

    围观的百姓也不由自主地发出了惊呼。

    这袁家的小姐莫不是疯了吧?

    她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啊?

    袁惊荷已经陷入了一种执拗,她看着不动如山的李江妙,只能用一层层的愤怒包裹住内心蠢蠢欲动的恐惧。

    不行,她还不能输!她怎么能被这个贱人比下去!

    袁惊荷红着眼睛,对自己的下人道:“还愣着做什么,给我打!!”

    因为马车上头不好施展拳脚,于是荒北便让鲁波保护马车,自己则是跳了下去和这些下人们打成了一团。虽然这些下人身上有些功夫,但是面对着底子浑厚的荒北,压根抵挡不过来,咚咚几下就被荒北撂倒在地。

    速战速决之后,荒北拿起了一根棍子,刚想上马车,却感觉自己的脚踝被人给拽住了。荒北低头,直接就是一记回马棍把这下人给敲晕了。

    “保护小姐!保护小姐!”

    袁惊荷手足无措地站在车辕上,打开了马车门似乎是想逃跑。荒北瞄准了袁惊荷,轻喝了一声,手中长

    棍直接飞了出去——

    “啊——”

    袁惊荷的尖叫如同利刃一般,划破了长空。

    这长棍施加了十足的力道,袁惊荷被其顶在了小腹之上,巨大的冲劲直接把她带进了马车里头。

    袁惊荷当场就疼晕了过去。

    这变故太快,袁家的下人也是没能马上反应过来。他们见这李江妙确实不好惹,赶紧架起了马车就要跑。这时,荒北直接叫住了他们。

    “停。”

    在这种时候哪里有人听他说话?车夫勒紧了缰绳,却浑身一冷,低下头却见一把大刀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车夫咽了口唾沫。

    鲁波拿着刀,说了一串西域话。

    车夫懵了:“你你你说啥?”

    “我说,停、下。”

    这下车夫哪里还敢动?他瑟瑟发抖地缩着肩膀,放下了缰绳。

    荒北见他们老实停下了,道:“李府的颜面,就是充王府的颜面。今日你家小姐辱我李府在先,那就是打充王殿下的脸。留你家小姐一条命,已经算是我家主子开恩。明白了吗?”

    “明白了,明白了!”

    这些人赶紧屁滚尿流地赶着马车走了。

    荒北拽着帘子道:“当家的,我这么说行不行?”

    李江妙点了点头。

    袁惊荷的马车已经离开了,而那个被袁惊荷打晕了的丫鬟,还狼狈地躺在地上,没有人管她。李江妙伸出手,指了指那晕倒的丫鬟,道:“她。”

    荒北转头一看,道:“当家的,您说那个丫鬟?”

    “嗯。”

    荒北立刻就明白了李江妙的意思,他低声道:“当家的,她是袁家的人。”

    李江妙没回话。

    但是她的态度是没有动摇的。于是荒北和鲁波使用了个眼色,二人点了点头。

    “走吧。”

    得到了李江妙的命令,荒北这才和鲁波一道坐下,赶着马车离开了这条街。

    一个晕倒的丫鬟躺在大街上,虽然并算不上什么大事,但是却也容易造成很多人围观。就在众人寻找着这丫鬟的主家的时候,两个自称是袁府下人的家丁走了过来,把这丫鬟给扛走了。

    既然人家主家都过来了,大家也都没说什么,只是嘀咕了一会,便都散去了。

    ==

    “还是算了吧,向哲啊。”

    叶家,家主叶万里和他的夫人并排而坐,手边就坐着面色严肃的徐向哲。

    他们中间的小桌上,就摆着宋明珂拿给徐向哲的、世家犯事的证据。

    叶夫人道:“向哲,这秦家那么强大,你又如何能抗衡得了呢?”

    徐向哲只是静静地看着砖石,不说话。

    叶万里和叶夫人心中都在打鼓。

    他们都以为徐向哲看在他们的面子上,不会再多问世家的事情,他们儿子扣押粮食、盘剥灾款的事情也就能这么过去了,但是没想到,徐向哲今日突然造访,却和他们说,找到了世家犯事的证据。

    听他这语气,似乎是要较真了。

    这怎么能行?

    徐向哲从来都不是个好说话的人,要是他真的因此把世家的人都给抖搂出来,他们这些世家该何去何从?

    他们向来同气连枝,这一点徐向哲不可能不知道的。

    所以必须得先把秦家挡在前头,拦住他再说。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点此章节报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