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诱她 第181章 黑川先生请自重

作者:澜笙字数:更新时间:

    南枝鬼使神差往二楼甲板的露台望去。可惜只能看到一个背影。南枝蹙眉。“怎么了?”傅寒州观察到她的异样,低声询问。南枝轻声道:“我刚才好像觉得有人在看我。”傅寒州朝着她说得方向看去,可惜什么也看不到。安抚性得拍了拍她的手,“赵禹在你身边安排了人,如果去厕所打一声招呼。”南枝被他这阵仗弄得有点心慌,怎么连上厕所都不安全了。晚宴已经开始,大家都往宴会厅里走,不少名流已经齐聚。傅寒州首次带女伴全程出席,加上那一对情侣腕表,南枝的身份已经不言而喻。何况傅寒州与她说话的时候,会配合她的身高,二人之间举止亲昵,绝对不只是寻常女伴这么简单。等黑川出现,亲自主动来请傅寒州去攀谈,南枝才跟傅寒州分开。而且这次,黑川还主动握住了南枝的手,希望她玩得愉快。“我先过去,你一个人可以么。”南枝觉得没什么,反倒催促道:“别耽误了正经事。”“好,有事情手机联系。”傅寒州前脚刚走,赵禹本该上前跟着南枝,却突然发生了意外。..“哎呀,我的礼服!”一位女士惊声尖叫,原来是赵禹上前的时候竟然撞到了侍应生,一大杯的红酒泼到了旁边的女士身上。像这样的宴会都会准备更衣室,还有备用的礼服。南枝担心得往赵禹那边张望,只见那女士不依不饶,非要赵禹赔偿。赵禹只好答应她过去。南枝眼眸一沉,心里的不安感更加强烈。现在她站在舞池附近,周围的人不算多,她私下观察,假装欣赏风景和装修,实则在探望傅寒州安排的人在哪。在背后的不远处,有个一身黑衣短发干练的女生隐匿在角落里,南枝盯着她,那女生抬起头,微微颔首后又站了回去。南枝默默松了口气,这人她曾经在傅寒州那见过,不过出现率不高。有人在暗中跟着她,她也就放心了。“能请你跳一支舞么。”陌生的气息逼近,南枝偏过身子一躲,抬眼是个日本男人,长得不算英俊,但个子很高。“我叫黑川伊佐,这次的宴会是我叔叔办的。”他展现财力和家世的同时,笑容一直不变,“以前好像没见过你。”南枝并不认为,身为黑川家的人会不知道傅寒州的女伴,也并不觉得眼前的男人只是单纯的来搭讪,毕竟他刚才突然靠近,已经超越了正常的安全范围。说她被迫还妄想症也好,防备心重也罢。总归她并不想搭理眼前这个男人。她将手上的酒杯放在吧台上,“黑川先生你好,感谢您与您叔叔的热情款待,不过我的男朋友应该并不希望我看到其他男人有接触。”她说到这,故作俏皮地吐吐舌头,“没办法,他很小心眼的。”正常人把话说到这份上,也该知难而退了。然而黑川伊佐却伸手拦住了南枝的去路。南枝表情一顿后,转身茫然得看着他,笑了笑道:“怎么了么?”黑川伊佐左看右看,都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只是长得漂亮而已,看样子好像是个蠢货,那伊藤惠子也真是会夸大其词,把这女人说的有多可恶似得。压到床上,睡舒服了其实都一样。他用舌头舔了舔嘴角,缓缓凑近,甚至手已经想拢住南枝的腰肢,南枝一把扣住,低声道:“黑川先生,请自重。”    南枝鬼使神差往二楼甲板的露台望去。可惜只能看到一个背影。南枝蹙眉。“怎么了?”傅寒州观察到她的异样,低声询问。南枝轻声道:“我刚才好像觉得有人在看我。”傅寒州朝着她说得方向看去,可惜什么也看不到。安抚性得拍了拍她的手,“赵禹在你身边安排了人,如果去厕所打一声招呼。”南枝被他这阵仗弄得有点心慌,怎么连上厕所都不安全了。晚宴已经开始,大家都往宴会厅里走,不少名流已经齐聚。傅寒州首次带女伴全程出席,加上那一对情侣腕表,南枝的身份已经不言而喻。何况傅寒州与她说话的时候,会配合她的身高,二人之间举止亲昵,绝对不只是寻常女伴这么简单。等黑川出现,亲自主动来请傅寒州去攀谈,南枝才跟傅寒州分开。而且这次,黑川还主动握住了南枝的手,希望她玩得愉快。“我先过去,你一个人可以么。”南枝觉得没什么,反倒催促道:“别耽误了正经事。”“好,有事情手机联系。”傅寒州前脚刚走,赵禹本该上前跟着南枝,却突然发生了意外。..“哎呀,我的礼服!”一位女士惊声尖叫,原来是赵禹上前的时候竟然撞到了侍应生,一大杯的红酒泼到了旁边的女士身上。像这样的宴会都会准备更衣室,还有备用的礼服。南枝担心得往赵禹那边张望,只见那女士不依不饶,非要赵禹赔偿。赵禹只好答应她过去。南枝眼眸一沉,心里的不安感更加强烈。现在她站在舞池附近,周围的人不算多,她私下观察,假装欣赏风景和装修,实则在探望傅寒州安排的人在哪。在背后的不远处,有个一身黑衣短发干练的女生隐匿在角落里,南枝盯着她,那女生抬起头,微微颔首后又站了回去。南枝默默松了口气,这人她曾经在傅寒州那见过,不过出现率不高。有人在暗中跟着她,她也就放心了。“能请你跳一支舞么。”陌生的气息逼近,南枝偏过身子一躲,抬眼是个日本男人,长得不算英俊,但个子很高。“我叫黑川伊佐,这次的宴会是我叔叔办的。”他展现财力和家世的同时,笑容一直不变,“以前好像没见过你。”南枝并不认为,身为黑川家的人会不知道傅寒州的女伴,也并不觉得眼前的男人只是单纯的来搭讪,毕竟他刚才突然靠近,已经超越了正常的安全范围。说她被迫还妄想症也好,防备心重也罢。总归她并不想搭理眼前这个男人。她将手上的酒杯放在吧台上,“黑川先生你好,感谢您与您叔叔的热情款待,不过我的男朋友应该并不希望我看到其他男人有接触。”她说到这,故作俏皮地吐吐舌头,“没办法,他很小心眼的。”正常人把话说到这份上,也该知难而退了。然而黑川伊佐却伸手拦住了南枝的去路。南枝表情一顿后,转身茫然得看着他,笑了笑道:“怎么了么?”黑川伊佐左看右看,都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只是长得漂亮而已,看样子好像是个蠢货,那伊藤惠子也真是会夸大其词,把这女人说的有多可恶似得。压到床上,睡舒服了其实都一样。他用舌头舔了舔嘴角,缓缓凑近,甚至手已经想拢住南枝的腰肢,南枝一把扣住,低声道:“黑川先生,请自重。”    南枝鬼使神差往二楼甲板的露台望去。可惜只能看到一个背影。南枝蹙眉。“怎么了?”傅寒州观察到她的异样,低声询问。南枝轻声道:“我刚才好像觉得有人在看我。”傅寒州朝着她说得方向看去,可惜什么也看不到。安抚性得拍了拍她的手,“赵禹在你身边安排了人,如果去厕所打一声招呼。”南枝被他这阵仗弄得有点心慌,怎么连上厕所都不安全了。晚宴已经开始,大家都往宴会厅里走,不少名流已经齐聚。傅寒州首次带女伴全程出席,加上那一对情侣腕表,南枝的身份已经不言而喻。何况傅寒州与她说话的时候,会配合她的身高,二人之间举止亲昵,绝对不只是寻常女伴这么简单。等黑川出现,亲自主动来请傅寒州去攀谈,南枝才跟傅寒州分开。而且这次,黑川还主动握住了南枝的手,希望她玩得愉快。“我先过去,你一个人可以么。”南枝觉得没什么,反倒催促道:“别耽误了正经事。”“好,有事情手机联系。”傅寒州前脚刚走,赵禹本该上前跟着南枝,却突然发生了意外。..“哎呀,我的礼服!”一位女士惊声尖叫,原来是赵禹上前的时候竟然撞到了侍应生,一大杯的红酒泼到了旁边的女士身上。像这样的宴会都会准备更衣室,还有备用的礼服。南枝担心得往赵禹那边张望,只见那女士不依不饶,非要赵禹赔偿。赵禹只好答应她过去。南枝眼眸一沉,心里的不安感更加强烈。现在她站在舞池附近,周围的人不算多,她私下观察,假装欣赏风景和装修,实则在探望傅寒州安排的人在哪。在背后的不远处,有个一身黑衣短发干练的女生隐匿在角落里,南枝盯着她,那女生抬起头,微微颔首后又站了回去。南枝默默松了口气,这人她曾经在傅寒州那见过,不过出现率不高。有人在暗中跟着她,她也就放心了。“能请你跳一支舞么。”陌生的气息逼近,南枝偏过身子一躲,抬眼是个日本男人,长得不算英俊,但个子很高。“我叫黑川伊佐,这次的宴会是我叔叔办的。”他展现财力和家世的同时,笑容一直不变,“以前好像没见过你。”南枝并不认为,身为黑川家的人会不知道傅寒州的女伴,也并不觉得眼前的男人只是单纯的来搭讪,毕竟他刚才突然靠近,已经超越了正常的安全范围。说她被迫还妄想症也好,防备心重也罢。总归她并不想搭理眼前这个男人。她将手上的酒杯放在吧台上,“黑川先生你好,感谢您与您叔叔的热情款待,不过我的男朋友应该并不希望我看到其他男人有接触。”她说到这,故作俏皮地吐吐舌头,“没办法,他很小心眼的。”正常人把话说到这份上,也该知难而退了。然而黑川伊佐却伸手拦住了南枝的去路。南枝表情一顿后,转身茫然得看着他,笑了笑道:“怎么了么?”黑川伊佐左看右看,都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只是长得漂亮而已,看样子好像是个蠢货,那伊藤惠子也真是会夸大其词,把这女人说的有多可恶似得。压到床上,睡舒服了其实都一样。他用舌头舔了舔嘴角,缓缓凑近,甚至手已经想拢住南枝的腰肢,南枝一把扣住,低声道:“黑川先生,请自重。”    南枝鬼使神差往二楼甲板的露台望去。可惜只能看到一个背影。南枝蹙眉。“怎么了?”傅寒州观察到她的异样,低声询问。南枝轻声道:“我刚才好像觉得有人在看我。”傅寒州朝着她说得方向看去,可惜什么也看不到。安抚性得拍了拍她的手,“赵禹在你身边安排了人,如果去厕所打一声招呼。”南枝被他这阵仗弄得有点心慌,怎么连上厕所都不安全了。晚宴已经开始,大家都往宴会厅里走,不少名流已经齐聚。傅寒州首次带女伴全程出席,加上那一对情侣腕表,南枝的身份已经不言而喻。何况傅寒州与她说话的时候,会配合她的身高,二人之间举止亲昵,绝对不只是寻常女伴这么简单。等黑川出现,亲自主动来请傅寒州去攀谈,南枝才跟傅寒州分开。而且这次,黑川还主动握住了南枝的手,希望她玩得愉快。“我先过去,你一个人可以么。”南枝觉得没什么,反倒催促道:“别耽误了正经事。”“好,有事情手机联系。”傅寒州前脚刚走,赵禹本该上前跟着南枝,却突然发生了意外。..“哎呀,我的礼服!”一位女士惊声尖叫,原来是赵禹上前的时候竟然撞到了侍应生,一大杯的红酒泼到了旁边的女士身上。像这样的宴会都会准备更衣室,还有备用的礼服。南枝担心得往赵禹那边张望,只见那女士不依不饶,非要赵禹赔偿。赵禹只好答应她过去。南枝眼眸一沉,心里的不安感更加强烈。现在她站在舞池附近,周围的人不算多,她私下观察,假装欣赏风景和装修,实则在探望傅寒州安排的人在哪。在背后的不远处,有个一身黑衣短发干练的女生隐匿在角落里,南枝盯着她,那女生抬起头,微微颔首后又站了回去。南枝默默松了口气,这人她曾经在傅寒州那见过,不过出现率不高。有人在暗中跟着她,她也就放心了。“能请你跳一支舞么。”陌生的气息逼近,南枝偏过身子一躲,抬眼是个日本男人,长得不算英俊,但个子很高。“我叫黑川伊佐,这次的宴会是我叔叔办的。”他展现财力和家世的同时,笑容一直不变,“以前好像没见过你。”南枝并不认为,身为黑川家的人会不知道傅寒州的女伴,也并不觉得眼前的男人只是单纯的来搭讪,毕竟他刚才突然靠近,已经超越了正常的安全范围。说她被迫还妄想症也好,防备心重也罢。总归她并不想搭理眼前这个男人。她将手上的酒杯放在吧台上,“黑川先生你好,感谢您与您叔叔的热情款待,不过我的男朋友应该并不希望我看到其他男人有接触。”她说到这,故作俏皮地吐吐舌头,“没办法,他很小心眼的。”正常人把话说到这份上,也该知难而退了。然而黑川伊佐却伸手拦住了南枝的去路。南枝表情一顿后,转身茫然得看着他,笑了笑道:“怎么了么?”黑川伊佐左看右看,都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只是长得漂亮而已,看样子好像是个蠢货,那伊藤惠子也真是会夸大其词,把这女人说的有多可恶似得。压到床上,睡舒服了其实都一样。他用舌头舔了舔嘴角,缓缓凑近,甚至手已经想拢住南枝的腰肢,南枝一把扣住,低声道:“黑川先生,请自重。”    南枝鬼使神差往二楼甲板的露台望去。可惜只能看到一个背影。南枝蹙眉。“怎么了?”傅寒州观察到她的异样,低声询问。南枝轻声道:“我刚才好像觉得有人在看我。”傅寒州朝着她说得方向看去,可惜什么也看不到。安抚性得拍了拍她的手,“赵禹在你身边安排了人,如果去厕所打一声招呼。”南枝被他这阵仗弄得有点心慌,怎么连上厕所都不安全了。晚宴已经开始,大家都往宴会厅里走,不少名流已经齐聚。傅寒州首次带女伴全程出席,加上那一对情侣腕表,南枝的身份已经不言而喻。何况傅寒州与她说话的时候,会配合她的身高,二人之间举止亲昵,绝对不只是寻常女伴这么简单。等黑川出现,亲自主动来请傅寒州去攀谈,南枝才跟傅寒州分开。而且这次,黑川还主动握住了南枝的手,希望她玩得愉快。“我先过去,你一个人可以么。”南枝觉得没什么,反倒催促道:“别耽误了正经事。”“好,有事情手机联系。”傅寒州前脚刚走,赵禹本该上前跟着南枝,却突然发生了意外。..“哎呀,我的礼服!”一位女士惊声尖叫,原来是赵禹上前的时候竟然撞到了侍应生,一大杯的红酒泼到了旁边的女士身上。像这样的宴会都会准备更衣室,还有备用的礼服。南枝担心得往赵禹那边张望,只见那女士不依不饶,非要赵禹赔偿。赵禹只好答应她过去。南枝眼眸一沉,心里的不安感更加强烈。现在她站在舞池附近,周围的人不算多,她私下观察,假装欣赏风景和装修,实则在探望傅寒州安排的人在哪。在背后的不远处,有个一身黑衣短发干练的女生隐匿在角落里,南枝盯着她,那女生抬起头,微微颔首后又站了回去。南枝默默松了口气,这人她曾经在傅寒州那见过,不过出现率不高。有人在暗中跟着她,她也就放心了。“能请你跳一支舞么。”陌生的气息逼近,南枝偏过身子一躲,抬眼是个日本男人,长得不算英俊,但个子很高。“我叫黑川伊佐,这次的宴会是我叔叔办的。”他展现财力和家世的同时,笑容一直不变,“以前好像没见过你。”南枝并不认为,身为黑川家的人会不知道傅寒州的女伴,也并不觉得眼前的男人只是单纯的来搭讪,毕竟他刚才突然靠近,已经超越了正常的安全范围。说她被迫还妄想症也好,防备心重也罢。总归她并不想搭理眼前这个男人。她将手上的酒杯放在吧台上,“黑川先生你好,感谢您与您叔叔的热情款待,不过我的男朋友应该并不希望我看到其他男人有接触。”她说到这,故作俏皮地吐吐舌头,“没办法,他很小心眼的。”正常人把话说到这份上,也该知难而退了。然而黑川伊佐却伸手拦住了南枝的去路。南枝表情一顿后,转身茫然得看着他,笑了笑道:“怎么了么?”黑川伊佐左看右看,都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只是长得漂亮而已,看样子好像是个蠢货,那伊藤惠子也真是会夸大其词,把这女人说的有多可恶似得。压到床上,睡舒服了其实都一样。他用舌头舔了舔嘴角,缓缓凑近,甚至手已经想拢住南枝的腰肢,南枝一把扣住,低声道:“黑川先生,请自重。”    南枝鬼使神差往二楼甲板的露台望去。可惜只能看到一个背影。南枝蹙眉。“怎么了?”傅寒州观察到她的异样,低声询问。南枝轻声道:“我刚才好像觉得有人在看我。”傅寒州朝着她说得方向看去,可惜什么也看不到。安抚性得拍了拍她的手,“赵禹在你身边安排了人,如果去厕所打一声招呼。”南枝被他这阵仗弄得有点心慌,怎么连上厕所都不安全了。晚宴已经开始,大家都往宴会厅里走,不少名流已经齐聚。傅寒州首次带女伴全程出席,加上那一对情侣腕表,南枝的身份已经不言而喻。何况傅寒州与她说话的时候,会配合她的身高,二人之间举止亲昵,绝对不只是寻常女伴这么简单。等黑川出现,亲自主动来请傅寒州去攀谈,南枝才跟傅寒州分开。而且这次,黑川还主动握住了南枝的手,希望她玩得愉快。“我先过去,你一个人可以么。”南枝觉得没什么,反倒催促道:“别耽误了正经事。”“好,有事情手机联系。”傅寒州前脚刚走,赵禹本该上前跟着南枝,却突然发生了意外。..“哎呀,我的礼服!”一位女士惊声尖叫,原来是赵禹上前的时候竟然撞到了侍应生,一大杯的红酒泼到了旁边的女士身上。像这样的宴会都会准备更衣室,还有备用的礼服。南枝担心得往赵禹那边张望,只见那女士不依不饶,非要赵禹赔偿。赵禹只好答应她过去。南枝眼眸一沉,心里的不安感更加强烈。现在她站在舞池附近,周围的人不算多,她私下观察,假装欣赏风景和装修,实则在探望傅寒州安排的人在哪。在背后的不远处,有个一身黑衣短发干练的女生隐匿在角落里,南枝盯着她,那女生抬起头,微微颔首后又站了回去。南枝默默松了口气,这人她曾经在傅寒州那见过,不过出现率不高。有人在暗中跟着她,她也就放心了。“能请你跳一支舞么。”陌生的气息逼近,南枝偏过身子一躲,抬眼是个日本男人,长得不算英俊,但个子很高。“我叫黑川伊佐,这次的宴会是我叔叔办的。”他展现财力和家世的同时,笑容一直不变,“以前好像没见过你。”南枝并不认为,身为黑川家的人会不知道傅寒州的女伴,也并不觉得眼前的男人只是单纯的来搭讪,毕竟他刚才突然靠近,已经超越了正常的安全范围。说她被迫还妄想症也好,防备心重也罢。总归她并不想搭理眼前这个男人。她将手上的酒杯放在吧台上,“黑川先生你好,感谢您与您叔叔的热情款待,不过我的男朋友应该并不希望我看到其他男人有接触。”她说到这,故作俏皮地吐吐舌头,“没办法,他很小心眼的。”正常人把话说到这份上,也该知难而退了。然而黑川伊佐却伸手拦住了南枝的去路。南枝表情一顿后,转身茫然得看着他,笑了笑道:“怎么了么?”黑川伊佐左看右看,都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只是长得漂亮而已,看样子好像是个蠢货,那伊藤惠子也真是会夸大其词,把这女人说的有多可恶似得。压到床上,睡舒服了其实都一样。他用舌头舔了舔嘴角,缓缓凑近,甚至手已经想拢住南枝的腰肢,南枝一把扣住,低声道:“黑川先生,请自重。”    南枝鬼使神差往二楼甲板的露台望去。可惜只能看到一个背影。南枝蹙眉。“怎么了?”傅寒州观察到她的异样,低声询问。南枝轻声道:“我刚才好像觉得有人在看我。”傅寒州朝着她说得方向看去,可惜什么也看不到。安抚性得拍了拍她的手,“赵禹在你身边安排了人,如果去厕所打一声招呼。”南枝被他这阵仗弄得有点心慌,怎么连上厕所都不安全了。晚宴已经开始,大家都往宴会厅里走,不少名流已经齐聚。傅寒州首次带女伴全程出席,加上那一对情侣腕表,南枝的身份已经不言而喻。何况傅寒州与她说话的时候,会配合她的身高,二人之间举止亲昵,绝对不只是寻常女伴这么简单。等黑川出现,亲自主动来请傅寒州去攀谈,南枝才跟傅寒州分开。而且这次,黑川还主动握住了南枝的手,希望她玩得愉快。“我先过去,你一个人可以么。”南枝觉得没什么,反倒催促道:“别耽误了正经事。”“好,有事情手机联系。”傅寒州前脚刚走,赵禹本该上前跟着南枝,却突然发生了意外。..“哎呀,我的礼服!”一位女士惊声尖叫,原来是赵禹上前的时候竟然撞到了侍应生,一大杯的红酒泼到了旁边的女士身上。像这样的宴会都会准备更衣室,还有备用的礼服。南枝担心得往赵禹那边张望,只见那女士不依不饶,非要赵禹赔偿。赵禹只好答应她过去。南枝眼眸一沉,心里的不安感更加强烈。现在她站在舞池附近,周围的人不算多,她私下观察,假装欣赏风景和装修,实则在探望傅寒州安排的人在哪。在背后的不远处,有个一身黑衣短发干练的女生隐匿在角落里,南枝盯着她,那女生抬起头,微微颔首后又站了回去。南枝默默松了口气,这人她曾经在傅寒州那见过,不过出现率不高。有人在暗中跟着她,她也就放心了。“能请你跳一支舞么。”陌生的气息逼近,南枝偏过身子一躲,抬眼是个日本男人,长得不算英俊,但个子很高。“我叫黑川伊佐,这次的宴会是我叔叔办的。”他展现财力和家世的同时,笑容一直不变,“以前好像没见过你。”南枝并不认为,身为黑川家的人会不知道傅寒州的女伴,也并不觉得眼前的男人只是单纯的来搭讪,毕竟他刚才突然靠近,已经超越了正常的安全范围。说她被迫还妄想症也好,防备心重也罢。总归她并不想搭理眼前这个男人。她将手上的酒杯放在吧台上,“黑川先生你好,感谢您与您叔叔的热情款待,不过我的男朋友应该并不希望我看到其他男人有接触。”她说到这,故作俏皮地吐吐舌头,“没办法,他很小心眼的。”正常人把话说到这份上,也该知难而退了。然而黑川伊佐却伸手拦住了南枝的去路。南枝表情一顿后,转身茫然得看着他,笑了笑道:“怎么了么?”黑川伊佐左看右看,都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只是长得漂亮而已,看样子好像是个蠢货,那伊藤惠子也真是会夸大其词,把这女人说的有多可恶似得。压到床上,睡舒服了其实都一样。他用舌头舔了舔嘴角,缓缓凑近,甚至手已经想拢住南枝的腰肢,南枝一把扣住,低声道:“黑川先生,请自重。”    南枝鬼使神差往二楼甲板的露台望去。可惜只能看到一个背影。南枝蹙眉。“怎么了?”傅寒州观察到她的异样,低声询问。南枝轻声道:“我刚才好像觉得有人在看我。”傅寒州朝着她说得方向看去,可惜什么也看不到。安抚性得拍了拍她的手,“赵禹在你身边安排了人,如果去厕所打一声招呼。”南枝被他这阵仗弄得有点心慌,怎么连上厕所都不安全了。晚宴已经开始,大家都往宴会厅里走,不少名流已经齐聚。傅寒州首次带女伴全程出席,加上那一对情侣腕表,南枝的身份已经不言而喻。何况傅寒州与她说话的时候,会配合她的身高,二人之间举止亲昵,绝对不只是寻常女伴这么简单。等黑川出现,亲自主动来请傅寒州去攀谈,南枝才跟傅寒州分开。而且这次,黑川还主动握住了南枝的手,希望她玩得愉快。“我先过去,你一个人可以么。”南枝觉得没什么,反倒催促道:“别耽误了正经事。”“好,有事情手机联系。”傅寒州前脚刚走,赵禹本该上前跟着南枝,却突然发生了意外。..“哎呀,我的礼服!”一位女士惊声尖叫,原来是赵禹上前的时候竟然撞到了侍应生,一大杯的红酒泼到了旁边的女士身上。像这样的宴会都会准备更衣室,还有备用的礼服。南枝担心得往赵禹那边张望,只见那女士不依不饶,非要赵禹赔偿。赵禹只好答应她过去。南枝眼眸一沉,心里的不安感更加强烈。现在她站在舞池附近,周围的人不算多,她私下观察,假装欣赏风景和装修,实则在探望傅寒州安排的人在哪。在背后的不远处,有个一身黑衣短发干练的女生隐匿在角落里,南枝盯着她,那女生抬起头,微微颔首后又站了回去。南枝默默松了口气,这人她曾经在傅寒州那见过,不过出现率不高。有人在暗中跟着她,她也就放心了。“能请你跳一支舞么。”陌生的气息逼近,南枝偏过身子一躲,抬眼是个日本男人,长得不算英俊,但个子很高。“我叫黑川伊佐,这次的宴会是我叔叔办的。”他展现财力和家世的同时,笑容一直不变,“以前好像没见过你。”南枝并不认为,身为黑川家的人会不知道傅寒州的女伴,也并不觉得眼前的男人只是单纯的来搭讪,毕竟他刚才突然靠近,已经超越了正常的安全范围。说她被迫还妄想症也好,防备心重也罢。总归她并不想搭理眼前这个男人。她将手上的酒杯放在吧台上,“黑川先生你好,感谢您与您叔叔的热情款待,不过我的男朋友应该并不希望我看到其他男人有接触。”她说到这,故作俏皮地吐吐舌头,“没办法,他很小心眼的。”正常人把话说到这份上,也该知难而退了。然而黑川伊佐却伸手拦住了南枝的去路。南枝表情一顿后,转身茫然得看着他,笑了笑道:“怎么了么?”黑川伊佐左看右看,都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只是长得漂亮而已,看样子好像是个蠢货,那伊藤惠子也真是会夸大其词,把这女人说的有多可恶似得。压到床上,睡舒服了其实都一样。他用舌头舔了舔嘴角,缓缓凑近,甚至手已经想拢住南枝的腰肢,南枝一把扣住,低声道:“黑川先生,请自重。”    南枝鬼使神差往二楼甲板的露台望去。可惜只能看到一个背影。南枝蹙眉。“怎么了?”傅寒州观察到她的异样,低声询问。南枝轻声道:“我刚才好像觉得有人在看我。”傅寒州朝着她说得方向看去,可惜什么也看不到。安抚性得拍了拍她的手,“赵禹在你身边安排了人,如果去厕所打一声招呼。”南枝被他这阵仗弄得有点心慌,怎么连上厕所都不安全了。晚宴已经开始,大家都往宴会厅里走,不少名流已经齐聚。傅寒州首次带女伴全程出席,加上那一对情侣腕表,南枝的身份已经不言而喻。何况傅寒州与她说话的时候,会配合她的身高,二人之间举止亲昵,绝对不只是寻常女伴这么简单。等黑川出现,亲自主动来请傅寒州去攀谈,南枝才跟傅寒州分开。而且这次,黑川还主动握住了南枝的手,希望她玩得愉快。“我先过去,你一个人可以么。”南枝觉得没什么,反倒催促道:“别耽误了正经事。”“好,有事情手机联系。”傅寒州前脚刚走,赵禹本该上前跟着南枝,却突然发生了意外。..“哎呀,我的礼服!”一位女士惊声尖叫,原来是赵禹上前的时候竟然撞到了侍应生,一大杯的红酒泼到了旁边的女士身上。像这样的宴会都会准备更衣室,还有备用的礼服。南枝担心得往赵禹那边张望,只见那女士不依不饶,非要赵禹赔偿。赵禹只好答应她过去。南枝眼眸一沉,心里的不安感更加强烈。现在她站在舞池附近,周围的人不算多,她私下观察,假装欣赏风景和装修,实则在探望傅寒州安排的人在哪。在背后的不远处,有个一身黑衣短发干练的女生隐匿在角落里,南枝盯着她,那女生抬起头,微微颔首后又站了回去。南枝默默松了口气,这人她曾经在傅寒州那见过,不过出现率不高。有人在暗中跟着她,她也就放心了。“能请你跳一支舞么。”陌生的气息逼近,南枝偏过身子一躲,抬眼是个日本男人,长得不算英俊,但个子很高。“我叫黑川伊佐,这次的宴会是我叔叔办的。”他展现财力和家世的同时,笑容一直不变,“以前好像没见过你。”南枝并不认为,身为黑川家的人会不知道傅寒州的女伴,也并不觉得眼前的男人只是单纯的来搭讪,毕竟他刚才突然靠近,已经超越了正常的安全范围。说她被迫还妄想症也好,防备心重也罢。总归她并不想搭理眼前这个男人。她将手上的酒杯放在吧台上,“黑川先生你好,感谢您与您叔叔的热情款待,不过我的男朋友应该并不希望我看到其他男人有接触。”她说到这,故作俏皮地吐吐舌头,“没办法,他很小心眼的。”正常人把话说到这份上,也该知难而退了。然而黑川伊佐却伸手拦住了南枝的去路。南枝表情一顿后,转身茫然得看着他,笑了笑道:“怎么了么?”黑川伊佐左看右看,都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只是长得漂亮而已,看样子好像是个蠢货,那伊藤惠子也真是会夸大其词,把这女人说的有多可恶似得。压到床上,睡舒服了其实都一样。他用舌头舔了舔嘴角,缓缓凑近,甚至手已经想拢住南枝的腰肢,南枝一把扣住,低声道:“黑川先生,请自重。”

点此章节报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