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五月樱花醉红颜 第二十二章 袁妈妈(一)

作者:简溪夜字数:更新时间:

    “这是哪里?”沐瑾扬从昏睡中醒来,“医院?!”望着周围白色的墙壁蓝色的窗帘,还有旁边的一张病床,不难看出,这就是医院。

    这时门开了,“你醒了啊?”巴爸爸走了进来,看他一脸迷惑,开口解释道,“你昨天晕倒在小区门口,是小区的一个保安发现的。”

    巴爸爸放下保温盒,“不发烧了吧?”

    “嗯。您怎么知道的?”沐瑾扬又没有巴爸爸的电话和名字,谁通知他的?

    “小区就这么大,发生点什么事就被传得沸沸扬扬,更何况是你这么个帅小伙呢!”巴爸爸笑着解释。

    “孩子,真是太谢谢你了!生着病还往这边跑,巴黎有你这么爱她,真是她的福气。”巴爸爸感慨说道。

    “伯父,您别这么说。”沐瑾扬摇摇头,“遇见巴黎才是我的幸运。再遇见巴黎之前,我一直没有找到自己的存在价值,我家里一直宠着我,什么都不需要我自己去做,去奋斗,我很聪明,所以在学业上也是一帆风顺,我觉得自己从来没有付出过什么,别的他们为我铺好了路,我只要一帆风顺的走下去就好。但是自从遇到巴黎,”沐瑾扬说道这里,脸上的笑很温柔,眼底里是说不出的深情,“我找到了自己的奋斗目标,我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事,有了动力。所以说,遇到巴黎,才是我的幸运。没有她,我可能永远也找不到自己存在的价值。”

    沐瑾扬说的认真,巴爸爸听得仔细。巴爸爸知道沐瑾扬喜欢自己的女儿,但是从来不知道原来他已爱到深处。

    “孩子,我等着小黎领你回家那天。”巴爸爸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有一个人这么喜欢自己的女儿,自己还有什么不满呢!

    “看!光顾着说话,都忘了正事了。”巴爸爸边说着,边从保温盒里拿出还热这的食物。“这是我炖的鸡,我们家也没有什么冬虫夏草,就是简单地小野鸡炖磨菇。”巴爸爸舀了一碗汤端给沐瑾扬,又接着说,“别看是普通的鸡汤,但是可好喝着呢。这野鸡是我早上去鸡市场买的活鸡,然后自己杀了炖的,鲜着呢!”

    “您还会做饭呢!”沐瑾扬喝着鸡汤,“真好喝!”

    “小黎她妈妈走的早,我一个人不自己做饭也没办法,就自己这么摸索过来了,现在老了,做饭的手艺倒是越来越好了。”巴爸爸脸上带着笑容,看得出,他很喜欢沐瑾扬这个孩子。

    “嗯!是啊!”沐瑾扬附和道。他也知道巴爸爸这些年一个人,过的并不比巴黎快乐。他这些年也很苦啊!

    “伯父,您知道袁凯辰家住哪里吗?”沐瑾扬喝完鸡汤,想到自己来这的另一个任务,便开口问道。

    “那孩子啊…”巴爸爸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他也是个好孩子,小黎很喜欢他,那是我见过小黎从出生以来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可惜…”

    “他家住在金纺别墅区,他的妈妈一直都不肯原谅巴黎,当时连那孩子的葬礼,他妈妈都没让她参加。”巴爸爸说的很沉重,他知道,这也是巴黎的一个心结。

    巴黎本就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就算一个普通人有人因为自己去世也会心存愧疚,更别说是自己心爱的人了。

    金纺别墅区,顾名思义是一个别墅群,是富人聚集区。一般住在这里的不是企业家,就是明星或运动员,总之都是有钱人。

    沐瑾扬现在就站在金纺别墅区的外面,他决定自己走过去,虽然路程比较远,毕竟,这个区很大。

    金纺别墅区里面很漂亮,一进去是一个小型广场,中心是一座音乐喷泉,广场后面有一片木棉树,不过现在叶子全落了,显得很荒凉。

    沐瑾扬一直往里走,袁凯辰家的别墅比较靠里面,离别墅区大门比较远。不过,一般那里的地价也比较贵,因为靠里面比较安静,远离了外面的喧嚣。

    20分钟后,他已经站在了袁凯辰家的门口。眼前是一栋欧式楼房,有一个大院子,不过因为冬天,院子里的花花草草都已经枯了,但是,它们盛开时一定很美。

    沐瑾扬走进院子里,按了门铃。

    “你是?”开门的是一个50岁左右的大婶,不过身上穿着的衣服告诉沐瑾扬,她是个保姆。

    “我是A市沐氏集团的沐瑾扬,是来拜访袁夫人的。”沐瑾扬知道自己如果不这样说,被拒之门外的可能性太大了。

    “你先进来吧。”保姆带着沐瑾扬到了客厅,端上一杯茶,“我去叫夫人。”

    沐瑾扬在保姆走后细细打量着这个客厅,看的出来,这家人很有品位,用的东西都是名品,都是出自著名艺术家和设计师之手。

    在沐瑾扬收回目光时,袁凯辰的妈妈也到了,她是一位贵妇人,精致的妆容让人看不出具体的年龄,身上的高贵气质是沐瑾扬从没有见过的,就连沐瑾扬的妈妈身上都没有,毕竟沐瑾扬的妈妈是普通人家的女儿。不过,那副高贵的美丽下,有着掩盖不住的憔悴,眼睛里透着悲伤。

    “您好,没有提前预约冒昧来访,我很抱歉。”沐瑾扬很有礼貌的鞠了个躬。

    “你好,坐下吧。”袁妈妈说话很温柔,一听就知道是个如水般的女子。

    “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袁妈妈并不知道自己与沐氏有什么关系,可是也不敢怠慢了,可能是自己丈夫沐氏有来往吧。

    “袁夫人,我是为您儿子的事而来。”沐瑾扬说完看着袁妈妈脸上突然掩不住的悲伤,那一滴滴的泪珠,他有点愧疚。毕竟,人家刚失去儿子才半年。

    “辰辰…”袁妈妈的表情跟巴黎想起袁凯辰的表情很像,不过,在沐瑾扬的记忆中,巴黎从来没哭过。

    “袁夫人,我对令公子的遭遇感到遗憾,但是,今天我来主要是想和你谈谈巴黎的问题。”沐瑾扬虽然觉得愧疚,但是在他心里,巴黎才是最重要的!

    “我希望,袁夫人,您能原谅巴黎。”沐瑾扬直接说出了来意,脸上带着一种无人可撼动的坚决!

点此章节报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