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五月樱花醉红颜 第七章 回忆

作者:简溪夜字数:更新时间:

    靳雪坐在床边,看着巴黎脸上的落寞,在夕阳的映衬下更加明显,心为这个倔强的女孩疼了。

    沐瑾扬走后,巴黎并没有很高兴,而是越来越伤感,她看着这样的巴黎,看着沐瑾扬对巴黎的心,不由自主的问出了自己一直好奇却从未开口的一个问题。

    “小黎,你知道扬是真的喜欢你,为什么不给扬一个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呢?”

    巴黎看了看充满疑惑的靳雪,微微笑了笑,可是笑意却未达眼底。

    “雪姐姐,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巴黎眼睛看向窗外,秋天的叶子已经黄了,有的已经在慢慢的飘落了,就像人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在某座城市里,有一个小女孩,她的出生给自己的家庭造成了非常大的灾难,甚至家破人亡。她出生的那一天,她的妈妈因为难产过世了,而他的爸爸也因放不下妈妈而对她心存怨恨,她的外祖父母因为自己女儿的去世跟他们断绝了关系。那个小女孩,没有一个人喜欢她,不过,尽管如此,她的爸爸还是担负起养育她的重任,虽然一直对她冷眼相待。后来,她慢慢长大了,却越来越淡漠,交不到朋友,也不惹老师的喜欢,甚至,她不知道该怎么跟人相处,直到一个男孩的出现。他是个阳光帅气的男孩,在他初三的时候遇到了同样初三的她。虽然那时女孩才初三,可是身上那种淡然脱俗的气质是很多大人都比不上的,初三的她已是颇具美人神韵了。就是男孩的惊鸿一瞥开启了这段美好的悲剧。

    那是夏末的午后,女孩在公园散步,因为是夏天的尾巴,所以天气还有些燥热,女孩一身淡绿色连衣裙,长长的头发随着偶尔刮起的小风飞扬。而这一幕刚好被刚打完球的男孩看到,女孩的清新,让男孩精神一震。

    “你好,可以做个朋友吗?”男孩的笑脸感染了女孩,把女孩心里的感伤用自己的快乐赶走了。

    其实,女孩一开始也不知道该怎么跟男孩相处,经常躲着,甚至以前一天一次的公园也不去了。但是,男孩也没放弃,不管是在上学路上还是女孩校门口,经常制造跟女孩的“偶遇”。渐渐地,女孩的心门被男孩一点一点的推开了,那封闭了15年的心房开始有了阳光。他拉着她去接触人类,去认识各种不同的人。他们一起去旅游,去看海,去山林野境,去冰雪高原……女孩因为男孩的陪伴越来越开朗,也愿意自己走出去结识陌生人,两个人的感情也越来越深,直到彼此的眼里只有对方,满满的都是爱。

    三年后,他们拿到了同一个重点大学的录取通知。男孩和女孩商量,大学毕业就结婚,然后组建一个幸福的家庭。因为女孩家庭的原因,男孩一直都想给她一个真正的温暖的家。女孩对男孩也很依赖,几乎自己整个世界都跟他有关。女孩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几乎可以看到幸福在向她招手。可是,那一年的8月30号,一辆运输卡车把一切都撞碎了,女孩的梦,彻底破灭了。那一天是女孩生日前两个月,男孩倒在血泊之中,手里还紧紧攥着蛋糕预定的订单,他本来是去给女孩定做生日蛋糕的,可是回去的时候发生了车祸。女孩的整个世界都破碎了,碎的一片一片,每一片都狠狠的切割着她的心,她几乎以为自己活不下去了,那一夜,女孩在男孩的墓碑前哭了整整一夜,手里还拿着男孩的母亲交给她的订单,男孩的母亲说,好好活下去吧,别让他失望了。女孩在那一夜之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不对,只是变回了在遇到男孩以前的样子,笑得更少了,脸上总是泛着一层淡淡的忧伤。

    “那个女孩叫巴黎,男孩叫袁凯辰。”巴黎讲完了,靳雪已经哭湿了自己的双袖,整个病房充满着浓重的哀伤。

    “雪姐姐,别哭,我已经没事了。”巴黎微笑着,明明自己疼得要死。

    靳雪紧紧地抱住她,一直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这样揭开自己的伤疤,你肯定很疼。对不起,对不起…….”

    巴黎摇了摇头,“伤口一直没愈合又怎么能说是揭开。雪姐姐,你知道吗?辰辰跟沐瑾扬很像啊,一样的阳光孩子气,一样的帅气,一样的对我好,可是我却不能也不敢再接受了,或许,我本身就是不祥之物吧。”

    靳雪看着这样的巴黎,心里的疼惜更多了。一个这样的女孩,怎能不让人心疼啊。可是,总不能一辈子被这个伤口折磨着啊。

    靳雪知道,巴黎的心好不容易打开了,却被那次的事故狠狠的关上了,可是已经再次关上的心想再打开就更是难上加难了。靳雪不想让巴黎一直生活在过去,人总要往前看,不能把青春都用来祭奠回忆啊。

    “雪姐姐,你知道吗?以前他总说他不求桃花泛滥,但求巴黎能回头看他一眼,而现在的我总在想,如果能用所有的桃花换他一次的生命,我愿永伴青灯木鱼了结此生。”巴黎性子冷淡,但是其实她比谁都感性,无奈被滔天的理智狠狠的压制了。

    “小黎,你不能总生活在回忆里啊,你如果不走出来,怎么去幸福,怎么对得起袁凯辰对你的付出。”靳雪试图去劝她,就算不能让她接受沐瑾扬,也要试着把她从过去拉出来,面对现在。

    “雪姐姐,我知道你的意思,你说的我也都懂,但是,我做不到,至少现在,我无法做到。辰辰曾经是我的世界啊,如今倒塌了,而我还没有能力自己去重建它。”巴黎看着为自己心疼的靳雪,心里充满了感动,这是除辰辰外,自己靠自己认识的一个很好的朋友,她终于能够自己跟人交流了。

    靳雪不知道还能怎么去劝她,巴黎的痛她懂,但是却不能亲身体会到,毕竟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要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或许恢复的还不如巴黎好呢。两个人沉默着,彼此想着不同的事,等待夜色的降临。

    看着巴黎吃过饭,靳雪就走了,走之前留下了句话“沐瑾扬不是袁凯辰,他也许就是拯救你的王子,接过骑士的任务,为你的幸福负责。等你自己想通了,就给他一个机会吧。”

    巴黎一个人躺在病床上,想着今天沐瑾扬给她的感动,似乎听到了心脏保护膜破裂的声音,但是,自己真的还能在爱人吗?没有了辰辰,自己怎么呢再去幸福?

    也许是今天被疼痛折磨的累了,在靳雪走后不久巴黎就陷入了沉睡。

    沐瑾扬其实一直没走,一直在外面坐着,听着巴黎的故事,听着她的悲伤,想着她的倔强,直到夜深人静。

    在这一夜,沐瑾扬突然成熟了很多很多。

点此章节报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