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提灯驱邪人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八章 杀戮

作者:沙么刺字数:更新时间:

    此刻当两人视线同时注视过来,许洛肉身立即自发生出警示颤动,他眼中猛得爆发出一阵刺目神采,终于站了起来。

    见他终于醒来,古思炎两人大喜正要开口说话。

    可只见站在礁石最高处的许洛朝着两人一步跨出,也不知是不是错觉,两人视线中空间一阵扭曲,再回神时许洛已经含笑站在两人身前。

    古思炎倒是没多大感触,可合气境的任洗剑却是直接目瞪口呆,差点跳起来。

    “小洛,你、你这是什么神通?怎么可能顺着灵气脉络游走不定,而且这速度、这速度……”

    这老头眼界非凡,终究还是看出这门遁法的几丝玄妙,可正因如此,他心中惊惧也是更盛。

    不是说绝灵域没有神通法术能达到这种速度,当然有,就连能做到的符箓都有好几种。

    可是却没有哪一种能如许洛这般轻描淡写、不带丝毫烟火气,就像是、就像是他原本就应该站在两人身前,之前礁石高处通通都是别人的幻象罢了。

    这事儿许洛压根没办法解释,反而心里暗自苦恼,若是没有这贼老天规则所限,这门前世赫赫有名的大神通,又岂会只有这点威能?

    “也就是所凝浊煞有些特殊,这才生成一门古怪遁法,名唤《缩地成寸》!

    可笑这么长时间揣摩,小子却连皮毛都没摸到,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以前都是岳父一人前来看望,现在既然任前辈也出现了,是不是计划已经开始了?”

    见许洛明显不想多提功法的事情,任洗剑两人倒也知趣的没有再问,直接将此次来意说了出来。

    正如许洛所说,经过几个月筹备调度,归正派各方人马已经齐聚到位,现在算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而现在许洛就是这股东风,真正的棘手人物肯定还得他亲自出手。

    听完后许洛满不自乎的伸了个懒腰。

    “枯坐俩月,身体早已快要生锈,时间紧迫那小子就不去归心岛与诸人告别,就此前往犒京城便是!”

    两个老头子明显一愣神,显然没想到许洛竟然这般急迫。

    可马上想到这小子现在心思只怕早已飞到外域,没有这些破事他只怕已动身离去,两人也只能无奈点头答应。

    任洗剑从怀里摸出一把剑型符箓递过来。

    “你青柏大哥当日主动留在观瀑城联络那些潜伏同僚,若是有危险小洛你不妨多加照看。”

    许洛哭笑不得的接过剑符,这老头子什么时候说话都这般婉转了?

    明明是任青柏来帮助自己打探消息,偏偏说话还这般好听,啧啧,那位任大哥可也是合气境,哪还需要人照顾?

    许洛知道两人也是一番好意,收好剑符便朝两人行礼。

    “小子一定铭记于心,还请岳父与前辈也多多保重,这些繁琐活计就给我们年轻人做便是。”

    在两人目光注视下,许洛放出龙骨舟直奔仁州方向,直到奔行出老远他一回头,还是见着两道身影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浩浩荡荡清水河已经流淌无数年,养活两岸无数百姓渔人。

    可哪怕是在清水河淌水一辈子的老水狗,发誓也没见过如今日这般古怪的舟船。

    整个船身就像是用森森白骨打造,尖端如同一把巨剑般闪烁着森森寒光,两边生着如同獠牙般狰狞骨节。

    这等白骨巨舟任谁见到,心里只怕都会率先胆寒三分。

    看着航道上纷纷躲避的大小船只,许洛面上没有丝毫动容。

    此行他并没有打算隐瞒行迹,甚至还巴不得于、夏两家主动派人来送死。

    只有他这边杀得越多,那最后的决战时刻才会越轻松,可惜现在眼看着前方已经到迖鳄嘴峡,还是没有一个不长眼的自己撞上来。

    峡道中水流还是那般湍急,许洛看着如巨剑般分开湍急河水的熟悉礁石,脸上露出怀念笑容。

    也不知道那条傻乎乎的胖头鱼,现在是不是已经开灵成功?

    穿过鳄嘴峡河面就变得宽阔平缓,到了这里人烟已经慢慢稠密起来,这段区域包括前方的云雾泽周边,现在应该算是整个大燕最为繁荣的地方。

    许洛看着两岸大片大片的青绿,这段时间来的紧促心情下意识放松了几分。

    哪怕此时隐隐已是大燕第一人,可许洛还是觉得自己就是个脚杆上泥巴都没擦干的俗人,每次见到郁郁葱葱的庄稼、袅袅升起的炊烟、光着屁股的顽童……

    这些人间烟火,最是抚动心神!

    再继续往前,水面愈发显得壮阔无边,甚至已经快要感觉不到河水在流动,许洛脸上发自心底的淡笑逐渐殓去。

    云雾泽已经近在咫尺。

    这次犒京一仗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别的不说,光那座护城符阵就够许洛头疼的,何况书老人与符阵相伴相生,多少也让他有些投鼠忌器。

    前方隐隐出现了一只熟悉至极的铁木舟,许洛眼前骤然一亮。

    难道这作秀作了一路,驱邪司终于领会自己意思,派出人手前来拦截?

    可马上小舟就逐渐靠近,上面站着个似曾相识的开灵境驱邪人,许洛脸上浮出似笑非笑神情。

    这国公府怕也是彻底走投无路,竟然连杨主事这样的老好人都派了出来。

    小舟不远不近的吊着龙骨舟,站在舟首的正是与许洛有过一面之缘的杨主事。

    此刻见许洛看过来,他满脸苦笑朝着许洛拱手行礼,却是什么话都没有说还是这般吊在后面。

    许洛见到这般耍赖作态,也不由得哭笑不得。

    这算什么,派出这么个半截身子入土的老头子,来监视自己行踪?

    可杨主事这会儿,明显就是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意思。

    许洛又不是什么滥杀无辜之人,也只能任由他跟在龙骨舟后边,甚至连速度都没有加快。

    因为他知道像杨主事这种小喽啰,只怕现在已经遍布整个云雾泽,摆脱、甚至杀了杨主事,还有马主事、牛主事……

    夕阳逐渐西下,红月跳出远处山巅,龙骨舟还是不紧不慢的往炫光岛方向行驶,没有半分急迫感。

    只是没有人注意到,一直站在舟首的许洛,自从入夜后就再没有出现过。

    紧跟在后边的杨主事扯了扯身上早已湿透的甲衣,这玩意儿对他这老油条来说,还真是个新鲜事物,都不知多少年没穿过了!

    说实话他对许洛没有丝毫恶感,甚至当年犒京城里许洛跟其他人比起来,还要更好打交道些。

    可现在这等局势,他一家老小是在犒京城求活,上头有命他再不愿意也只能冒死前来。

    他在驱邪司消息可是灵通的紧,比起其他人知道的东西也更多些。

    自然明白当年那个人畜无害的瘸腿青年,如今已经变成何等恐怖的大人物,哪怕许洛看都没多看他一眼,可他仍然下意识冷汗直流。

    随着时间过去,杨主事逐渐发现不对劲之处。

    前方龙骨舟前行速度越来越慢,而且方向也是瞎乱窜,就好像已经无人在操控般。

    他心里一紧,下意识摸出张纸鹤说了几句抛出去。

    可他没注意到,就在他身边近在咫尺的地方,一直有个朦胧人影正仔细打量着他的一举一动。

    见到他终于放出纸鹤,许洛脸上终于显露出身形,恶作剧般在他肩膀上轻拍。

    “老杨你的任务完成了,回去和家人团聚吧!”

    本来就提着小心的杨主事直接一蹦三尺高,然后又如同被人抽全身力气般无力摔倒在地。

    可见到许洛那正在消失的身影,他突然福至心灵哀嚎出声。

    “小老儿不敢回,那国公府……”

    话还没说完,一道温和声音直接在他脑海中响起。

    “放心回去,以后不会再有什么国公府了!”

    杨主事哭泣声一顿,一时竟有些茫然的看前方浩瀚水面……

    纸鹤是国公府为了摆脱书老人的影响力,而自行炼制的传信手段。

    这种东西讲究的就是一个速度,不能被人截取或者追踪,所以仅仅只是一句话的时间,纸鹤已经遁出近百里。

    可就在这时,一个寸许长的朦胧身影如同鬼魅般出现在纸鹤旁边。

    许洛呲牙裂嘴的强忍着浑身传来剧痛。

    哪怕他为了节省灵气精血已经将身形缩至最小,可毕竟《缩地成寸》这门神通还只是初入门径。

    一次飞遁这么远哪怕他肉身强悍,这会儿也只觉得身体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

    纸鹤瞬间又消失不见,许洛摇头苦笑也赶紧跟着一步跨出……

    幸好没过多久,纸鹤终于消失在一处无名小岛,许洛身形紧随其后出现。

    他朝着四周打量一眼,果然不出所料,这里并不是炫光岛!

    路上没有遇到任何阻拦,许洛心里便生出几分不妙感觉,现在他怕得不是犒京城当面锣、对面鼓硬来,怕得就是这种人家跟他玩躲猫猫。

    他哪里有那么多时间去浪费?

    小岛上没有任何建筑物,就跟散落在云雾泽随处可见的无人岛,没有任何不同。

    可许洛瞳孔中红光一闪,便察觉出其中蹊跷之处。

    整座小岛下方竟然隐藏着一个极深洞穴,此时刚消失的纸鹤正凭空出现在一个中年人手上。

    许洛心里暗自冷笑,大燕应该还从来没有过凭气机就能追踪到传信符的人。

    他倒要看看,于威究竟将主力精锐隐藏在哪里,又暗地里在谋划什么?

    他并没有打草惊蛇,这些小喽罗杀再多有屁用。

    以国公府那后继无人的情况,只要将于威彻底诛杀,那国公府的势力在归正派接下来的打击下,很快就会烟消云散。

    中年人看着消失在掌心的纸鹤,立即脸色大变。

    他回身坐到桌案前沉思片刻,终于又取出张纸鹤放了出去。

    许洛看着重新消失在视线中的纸鹤,感觉别人正在玩溜狗游戏,而自己就是那条狗!

    幸好这次纸鹤并没有飞多久,许洛又施展三次《缩地成寸》神通后,便出现在一片水雾缭绕之处。

    这地方有些古怪,自云雾泽涌现的水雾好像全被某种力量约束到这块区域般。

    若不是许洛紧跟在纸鹤身后,几乎都看不见前方一连串低矮土丘。

    土丘仅仅只在水面上露个头,可却是连绵起伏一直延伸到远处。

    在土丘间的低矮处不时就会冒出细密水泡,然后肉眼可见的旋涡生成,将周围水面诸般事物一口吞噬下去。

    许洛没在其中没察觉出任何异常气机波动,显然这看上去坚实的土丘,其实就是一片无物不吞的沼泽。

    他小小身影落在纸鹤刚刚消失的土丘上,两道刺目红光悄无声息穿透厚实泥土朝下方看去。

    如同巨碗般白色光幕遮挡住视线,可通幽符文一闪即逝,光幕瞬间就化作透明一般露出里面景象。

    一座座雷光塔如同参天巨树般生长在光幕之下,可大多数却如同死物般没有丝毫动静。

    看着雷光塔那似曾相识的古怪排列方位,许洛脸上不禁露出冷笑。

    看来宝船被毁之后,总司那些高阶驱邪尉已经将老巢搬来了这处隐蔽之地。

    他在光幕中仔细打量几遍,发现这里应该还刚刚启用不久,众多雷光塔还只有十来座亮起电芒。

    可惜却没有察觉到于威那老不死的气息。

    许洛又将视线朝四周打量,按理来说,此地应该离炫光岛没有多远才对,果然他马上就在东边辽阔水面上发现了一连串黑点。

    既然已经找到地方,许洛也不再耽搁,身形如同水银般渗入下方泥土中。

    雷光塔不时爆起一阵电闪雷鸣,这也证明着有人正在其中运功修行。

    许洛寸许长身形如入无物之境般在电光中穿梭,每每有电光袭来,他身体上便会有黑色光晕闪过,将电光悄无声息缷往两旁。

    直到漆黑的坚实塔身出现在身前,许洛突然咧嘴笑了笑,手掌带着黯淡五色毫光按了上去。

    不知用什么材料修筑的坚实塔身,如同豆腐渣般悄无声息崩裂。

    许洛身形瞬间消失在塔外,出现在一个盘膝而坐的老者身前。

    这老者亦是合气境自有灵性感应,许洛一现身,脑海中突如其来的巨大危险几乎席卷他所有心神。

    老者连想都不想,正在掐印的手掌毫不犹豫按在腰间,无数各式各样的符箓在身前炸开。

    轰隆巨响在密闭塔身里来回纵横,震耳欲聋。

    可这还没完,老者刚刚睁开的眼睛爆射出刺目黑芒,两片快板模样的伴生物凭空汇聚成形。

    啪的一声脆响,快板轻敲出声。

    这声音不太,可却似乎有着异样魔力,瞬间将老者身周三尺之地尽数凝固。

    就在这时,老者眼前凭空冒出一只黑色利爪,刚一出现就占据着他所有视线。

    什么符箓爆炸,凝固气机在这只利爪之下都如同水中幻影般,直接片片碎开。

    下一刻,利爪便轻轻按在老者头颅上。

    直到这时,老者手指还下意识点在自家最后一层防御甲衣之上,可却已经太晚了。

    衣甲炸开一阵毫光,可却又如同被人抽去骨头的蟒蛇般瘫软成一团。

    老者连脑中痛苦都没有察觉到,便感觉自己已经飘起来,只是下方那脖颈处还在喷血的无头身体怎么那样熟悉?

    可还没等他想通这是怎么一回事,无边的黑暗已经将心神尽数包裹……

点此章节报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