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修仙一万年 第四百五十八章这药方太普通了

作者:超级老猪字数:更新时间:

    赵一凡登时觉得有些无语,他还以为多大的事儿呢,原来是要看一下药方啊。

    “当然可以了。”

    赵一凡点了点头,说道:“要不然,我给你抄录一份?”

    “不用了,不用了。”

    冯老连连摇头,恭声说道:“我看看就好,不用那么麻烦您。”

    姜涛很知趣的将药方递给冯老。

    冯老接过来,仔细认真的从头看到尾,然后将药方递给姜涛,说了一声谢谢,接下来,冯老坐在沙发上,沉吟思忖不语。

    看见他这副模样,龚老随意问了一句:“少刚,你觉得小赵这药方,开的如何?”

    冯老回过神来,迟疑了一下,说道:“龚老,赵教授的医术在我之上,我哪有资格点评他的药方啊……”

    “少刚,你这家伙,没说实话啊。”

    龚老一眼就看出来了他的言不由衷,指了指他,笑道:“怎么着?当着小赵的面,你不敢说啊?”

    冯老被龚老说中了心里的想法,干咳了几声,颇有些不好意思。

    “小赵。”

    龚老笑了笑,转过头对赵一凡说道:“让少刚点评一下你的药方,行不行?”

    “当然没问题了龚老。”

    赵一凡点了点头,他其实知道龚老心里在想些什么。

    “好了,少刚,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龚老笑吟吟的看着冯老。

    “赵教授,那我就大胆冒昧的说一下,有说错和不当的地方,请您别介意。”

    冯老先是恭声和赵一凡解释了一下,旋即,才有些疑惑的对龚老说道:“我刚才看了赵教授给您开的药方,我觉得,好像有些太普通了……嗯,没错,就是有点普通,感觉不像是赵教授应有的水准才对。”说完,他有些歉意的对赵一凡点了点头。

    “哦?”

    龚老微微一怔,冯老的答案,有些让他出乎意料之外,他下意识看向了赵一凡。

    “少刚说的没错。”

    赵一凡点了点头,淡淡一笑,说道:“我们医生开方的目的是什么?自然就是给病人解决病症,所以不论是任何药方,都要以治病为目的,而不是故弄玄虚,龚老的老年热病,其实很好治疗,很普通,之前之所以棘手,是因为龚老不吃中药,所以才用气味化药的治疗方式,眼下,龚老既然决定服用中药了,考虑到龚老的岁数和身体状况,自然是要以‘稳’为主,没必要弄的太过于玄虚,否则那就是逐本求末了。”

    “赵教授所言极是。”

    冯老一听,拍了拍额头,恍然大悟,之前是因为被赵一凡别出心裁的治疗方式所震惊,所以下意识的,冯老觉得赵一凡给龚老所开的药方,必然也是极有“想象力”的,然而事实上,这个药方却是四平八稳,才让冯老觉得诧异惊奇。

    甚至觉得,这不应该是赵一凡的水平。

    听完解释后,冯老才意识到,是自己刚才有些钻牛角尖了。

    医生,治病才是最重要,也是最终的目的,既然龚老都已经决定服用中药了,那赵一凡自然没有必要再弄其他的。

    接下来,龚老和赵一凡,又开始闲聊起了家常。

    一旁的梁斌,在这其间里,根本没有人理会他——甚至连看都没有人看他一眼。

    仿佛根本不存在这个人似的。

    梁斌也始终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话题去插话,只能像是个傻子一样,脸上挂着僵硬的笑容,坐在那里听着众人闲聊。

    过了半晌,梁斌终于忍不住了,站起来,对龚老赔笑恭声说道:“龚老,那个……医学交流会那边还在举办,我还有个病例要讲……我,我就先告辞了。”

    “哦。”

    龚老连头也没抬,哦了一声,算是知道了。

    “冯老,赵教授,姜医生,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一步了。”

    梁斌又对赵一凡等人说道。

    没有一个人理他。

    甚至就连冯老,也都仿佛没听见梁斌的话一般。

    梁斌见状,只好尴尬的快步走了出去。

    “……龚老,时候不早了,您早点休息吧。”

    又坐了一会儿后,赵一凡看见龚老脸色略微有些疲惫,笑了笑,站起来,和他打了一声招呼。

    “也好。”

    龚老点了点头,叹气说道:“老了,精力不济了,不像是你们年轻人喽,龚林。”他看了一眼身旁的龚林,认真说道:“你替我送送小赵和少刚。”

    “是。”

    龚林沉声应道。

    “小赵,下次来京都市,记得来家里坐坐啊。”

    龚老站起来,笑了笑说道:“我就不出去送你了啊。”

    “龚老,您休息就行了。”

    赵一凡嗯了一声,回头和姜涛打了一声招呼,向外面走去。

    “赵教授。”

    龚林将赵一凡和冯老两人送到疗养院门外后,停下脚步,一脸认真严肃的对赵一凡说道:“谢谢您。”

    “不客气,应该的。”

    赵一凡摆了摆手,淡淡的说着。

    “我为之前的事情,向您道歉。”

    龚林认真的对赵一凡说道:“希望赵教授您别放在心上,我这人,当兵的,性子直,说话难听,脾气又臭。”

    说着,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赵教授,您别和我一般见识,我这辈子佩服的人不多,但您绝对算是一个,您要是看得起我,以后遇到事情,如果我能帮上忙,请记得给我打电话,我绝对不会有二话的。”

    “呵呵,行,我知道了。”

    赵一凡点了点头,他能看出来,龚林说的是真心话。

    “您两位慢走。”

    龚林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对赵一凡和冯老两人点了点头。

    “赵教授。”

    赵一凡和冯老两人等出租车时,冯老想起来一件事情,小心翼翼的说道:“我想问您一个事情。”

    “少刚,有什么事情,你直接说就行了。”

    赵一凡看了他一眼,苦笑道:“还有,我这个人不喜欢别人太客气了,要不然,我也不自在。”

    “我知道了赵教授。”

    冯老连忙点头,一脸歉意的说道:“您放心,我以后会注意的。”

    赵一凡耸了耸肩膀,“什么事情?”

    “那个……”

    冯老干咳了一声,好奇的说道:“之前那个出租车司机,为什么会叫您赵大师啊?难道您真的会看相吗?”

    的确,这让冯老心里挺好奇的。

    毕竟凭借赵一凡的医术,他根本没有必要和那种下三滥的江湖骗子一样去骗人。

    “呵呵,少刚你觉得呢?”

    赵一凡笑了笑,不答反问。

    “赵教授,我不太清楚。”

    冯老摇了摇头,实话实说道:“我觉得您应该是会看相。”

    “那你相信这些吗?”

    赵一凡笑道。

    “如果是别人的话,我肯定不会相信,但如果是您,我肯定会相信的。”

    冯老毫不犹豫的说道。

    赵一凡登时哑然失笑,开玩笑的说道:“少刚,你这话说的,我没办法回答啊。”

    顿了一下,赵一凡想了想,说道:“怎么说呢,其实看相这东西,其实也算是医术吧,我这么说,你认同吗?”

    “看相也算是医术?”

    冯老有些惊讶,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理论,仔细琢磨了一下,他摇头说道:“我不太清楚,还请赵教授指点。”

    “咱们中医的‘望闻问切’四诊法中的‘望’是什么?”

    赵一凡提示着他。

    冯老沉吟了一下,试探的说道:“您的意思是,望气吗?”他说的望气,是中医四诊法中的观望病人气色。

    “差不多吧。”

    赵一凡笑了笑,说道:“比如有些算命的人,经常喜欢说什么印堂发黑,有血光之灾的话,其实这和中医中的望气也差不多,比如扁鹊见蔡桓公的事情中,如果扁鹊不是说蔡恒公有病,而是说他性命不久,有灾难降临,那是不是也算是正确的?”

    冯老仔细一想,脱口说道:“正确的。”

    “那不就得了吗?”

    赵一凡笑道:“这不也算是可以理解为看相算命吗?”

    “原来是这样。”

    冯老登时恍然大悟,明白了赵一凡的意思,笑道:“那您之前是看到那个出租车司机病了,是吗?”

    赵一凡点了点头,笑道:“是的,然后我随口说了一下,那个出租车司机就以为我会看相算命了,一口一个赵大师的,我也懒得和他解释什么。”

    两人说说笑笑,拦了一辆出租车。

    京都市的交通,每天到了下午这时,就进入到了拥堵的高峰期,出租车一路走走停停,再加上红绿灯,十几公里的路程,硬生生的走了两个小时才走完。

    差不多就是一步一步的挪了。

    赵一凡看见街道旁边的电动车,一个个都骑的飞快,他心里思忖着,以后在京都市出门的话,是不是也考虑应该骑个电动车啊?要不然这时间都浪费到路上了。

    回到酒店时,已经是华灯初上,夜幕降临了。

    下午的医学交流会也结束了,众人都纷纷离开会议厅,三三两两的聚在餐厅里,一边吃饭,一边相互交流着。

    冯老的学生小李,却是并没有着急吃饭,而是在酒店大厅里面坐着,等待着冯老的回来。

    “冯老。”

    等了许久,小李才看见冯老从外面走进来,他连忙站起来,快步迎上去,殷勤的说道:“您走了一下午,一定累了吧?我担心您回来的晚,还特意和餐厅那边说了一声,让他们给您留点饭……”

    说着,小李看见了冯老身旁的赵一凡,登时楞了一下,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他怎么会和冯老在一起?

点此章节报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