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网恋翻船后我奔现了 第162章

作者:维维茶奶字数:更新时间:

    合作伙伴把手机给他看了一眼,上面是一张拍的十分好看的照片,被放大到了某种程度,让人脸看起来有点变形。

    汪爸爸觉得怎么看都觉得好像有点眼熟。

    “你这个是……”他迟疑发问。

    合作伙伴笑呵呵回到:“我女儿刚发的朋友圈。”说着他捣鼓了一阵,把照片退了出去,让汪爸爸看他闺女刚发的朋友圈内容。

    汪爸爸上了年纪之后有点老花眼,他微微后仰离了手机快有一米远,眯着眼睛一字一句地辨认:“又有人,想骗我谈恋爱?”

    他发现自己可能真的年纪大了,连中文都好像不认识了,读了一遍之后还是摸不着头脑:“这是什么意思?”

    合作伙伴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应该是看到别的小情侣,自己也想找男朋友了吧。”

    “她这是,在哪儿呢?”汪爸爸又点开那张配图,放大后仔细看了看,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这照片上的女孩怎么越看越像他宝贝女儿呢?

    于是忍不住旁敲侧击。

    家里孩子上了大学离开家之后,当家长的哪里能时时刻刻知道他们的行踪呢,但是可不就是巧了吗,他闺女儿昨天刚跟孩子她妈打完电话,提了句明天隔壁的B大要开运动会,说不定那得了金牌的世界冠军也会去,她打算过去参观一下冠军。

    孩子她妈打电话习惯开免提,声儿大,这不就被路过的合作伙伴给听到了,他立刻就表示让女儿也给他带一份签名。

    所以当汪爸爸问起来的时候,他立刻就回到:“在B大呢,夏运会有一小冠军你记得吗?就是B大的,丫头好奇,今天特意跑过去想碰碰运气。”

    他说着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对了,说起来你闺女儿好像就B大的哦,那跟冠军不就是校友了!厉害啊!”

    如果汪爸爸是个热衷冲浪的5G中年,此刻他的脑海里一定会浮现出一句话。

    好家伙,雷神之锤。

    但他不是,所以他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他家的小公主居然谈恋爱了!而他竟然还不知道那头猪是谁!

    只能说侯还运气太好,拍摄角度太妙。

    女孩按下快门的时候,刚好是侯还低头把脸埋到汪琳琅肩膀上蹭的时候,加上角度的问题,汪琳琅那张巴掌大的小脸竟奇迹般的将侯还的脸遮的严严实实的。

    光从照片来看,汪爸爸最多看出这个男孩比女儿至少一个头,身材健硕应该是经常锻炼,举止轻浮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最后一条是从他抱着汪琳琅的姿势得出来的。

    汪爸爸当即连球都不想打了就想去查这个妄想拱他们家白菜的猪到底是何方神圣。

    但是合作伙伴还在旁边呢,他今天跟对方出来打高尔夫那是属于商业应酬,哪怕看起来再像休闲,他也不能真的把人家丢在这里自己一走了之的。

    按捺性子打了一下午球的后果,就是憋得不行,等回家之后直奔房间找汪妈妈。

    但汪妈妈今天约了好姐妹出门做spa,半天还没回来呢。

    汪爸爸就只好一个人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的,跟只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好不容易等到门口“咔嚓”一声,他立刻循声望去:“哎呀!你去哪儿去了?出大事了!”他确定是老婆了,立刻开口就是拉满焦虑召集的状态。

    “跟隔壁侯太太约了去做美容,顺便逛了个街。”汪妈妈边脱鞋边漫不经心地回到,“怎么了?你这幅着急上火的样子。”

    “出大事了!”汪爸爸火急火燎地就去拉他老婆。

    咱家的白菜早恋了哎我的老婆大人呐!

    汪妈妈听了他两遍出大事了,但愣是没听到出了什么大事,登时有些不耐烦了:“到底怎么了?”

    “出大事了呀!”

    汪妈妈一听这话,好家伙复读机附身了这是,她不再重复,美目一瞪道:“你再给我重复一遍这句话你就去阳台对着外边给我大声地喊出来!喊不够一百个人就给我搬去书房睡!”

    可真的出大事了呀!汪爸爸真就跟个复读机一样,只想到重复这句话。

    汪妈妈换上家居拖鞋走到客厅的沙发旁,施施然坐下后理了下裙摆:“出什么事了,起因经过结果,五十字内说清楚。”

    她这么一说反倒是给汪爸爸起了个头,他忙不迭就说了起来。

    “我今天跟那个老姜出去打球,结果发现她女儿拍到B大的一对小情侣,我越看越觉得那姑娘就是咱们家琳琳,你说这可怎么办呀!”

    汪妈妈不解地看向他:“什么怎么办?”

    汪爸爸一愣:“咱们琳琳早恋了呀!”

    汪妈妈心说,这算什么早恋,孩子都二十了,按照法律规定这都能领证了好嘛?

    再说了,闺女真早恋的时候你都还不知道呢,这都不知道第几任男朋友了你才发现,还好意思焦虑呢?等你操心孩子早恋问题,咱家下一代第一人就不是珍珠了。

    珍珠的哥哥姐姐早八百年就能出生了。

    即便心里吐槽了十七八百遍,但汪妈妈脸上却不动声色:“是吗?你是不是看错了。”

    她倒不是故意瞒着老公,就是女儿既然没有主动跟家里人说,那就说明她暂时还不想把这件事公开,那身为亲妈自然是要尊重亲闺女的意愿的。

    再说了,她知道女儿谈恋爱这事都是靠自己观察入微,凭什么孩子她爸就能不劳而获从她这里抄答案呢?没这么便宜的事好吗。

    这年头,当妈的总是因为对孩子管的太严太全跟孩子产生一些隔阂,当爸的却因为经常不在家跟孩子距离产生美,汪妈妈心有不满,自然不想让老公知道的早。

    汪爸爸不知道自己被老婆拿捏了,还在焦虑着呢:“不会啊,那是我宝贝闺女我怎么能看错呢?”

    “也不一定,你宝贝闺女上高二的时候你说要送她一件新衣服,结果买回来一件童装她根本穿不下,最后只能送给隔壁刚刚上初中的七月。”

    汪爸爸突然被揭了老底有些懵,而后他颇有些恼羞成怒地道:“这不是重点,咱们现在在说的是女儿早恋了!”

    “哦。”汪妈妈配合地勉强应了一声,“那您老现在准备做什么?”

    汪爸爸左晃右荡突然灵光一闪:“你刚说,跟老侯他老婆出门去的?”

    “昂。”汪妈妈答,“怎么了?”

    “啧。”汪爸爸像是嫌弃她不开窍,“你忘了?他们家那小侯,也是B大的!跟琳琳是校友!”

    “……所以,你的意思是?”汪妈妈突然有种不怎么样的预感。

    “你让小侯打听打听,看看咱家琳琳那对象靠不靠谱。”

    他说了,他真的说出来了。

    汪妈妈大为震惊,她没有想到老汪同志能够想出这样的主意:“你真是……诸葛亮在世都想不出你这么绝妙的主意。”

    让你女儿的男朋友去查他自己,真是天才一般的想法啊!

    “怎么了?这主意不好吗?”汪爸爸问。

    汪妈妈不能直说这主意简直烂透了,她只能委婉的表示:“你是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你咸吃萝卜淡操心,连女儿谈恋爱都要找人做背调吗?”

    “我丢不起那人。”她说完拎起包包直接上楼,不想再跟自己愚蠢的亲老公说话。

    老公太蠢怎么办?

    凑合过呗,还能离咋滴。

    徒留汪爸爸一个人在楼下,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老婆了,只能一脸茫然地坐在那儿。

    汪琢回来的时候就见他爸一脸沉思的坐在沙发上,表情十分凝重。

    他好奇地走近:“爸,我回来了。”

    汪爸爸随口应了一声:“嗯,回来了啊。”

    “怎么了?怎么一个人坐在这儿。”

    “没什么,在想一些事。”汪爸爸说道。

    过了一会儿,他又突然抬头看儿子。

    瞧瞧,眼前的这是什么,是儿子吗?当然不是啦!这是他女儿的守护神,从小跟他竞争女儿生命中最厉害的男人的对手!

    也是他此刻守护女儿的队友啊!

    汪爸爸的眼睛渐渐发亮,他拍拍身边的沙发:“来,坐。”

    汪琢突然起了鸡皮疙瘩:“怎么了?”

    “你先坐。”汪爸爸板起脸道。

    汪琢没法子,只能顺着老父亲先坐下来。

    “儿啊,你认识隔壁侯伯伯家的侯还吗?”汪爸爸问。

    侯还?汪琢想起了一个长相帅气的男孩的脸,继而想起了他跟自己妹妹的关系,面不改色地回答:“见过,不算太熟。”

    “认识就行,爸爸交给你个任务怎么样?”

    汪琢心下皱眉:“什么事情?”

    汪爸爸叹了口气:“哎……你不知道,我今天跟那个宏源国际的老姜出去打球,结果机缘巧合在他女儿的朋友圈里发现你妹她谈恋爱了!她才多大啊,怎么就早恋了呢?”汪爸爸还是没忍住,说着说着就开始焦虑起来。

    “所以啊,我想着你去找侯还打听一下,看看他知不知道你妹妹那个早恋对象,叫什么是哪里人人品怎么样家里做什么的,问出来了我也好放心点不是吗。”

    汪琢反问道:“确定不是问出来了好拆散他们吗。”

    “瞧你说的,爸爸是这种人吗!”汪爸爸义正言辞道。

    “你不是。”汪琢说,然后在老父亲顺杆子爬之前补了一刀,“你最多就是想着法的在对方擅长的领域展现出自己的能力,全方位碾压对方,从侧面告诉琳琳你找的对象不行,以此来打击男孩的自信并降低琳琳对他的好感度。”

    要不说汪爸爸这么些年在汪琳琅最崇拜的人大赛里一直被儿子压着呢,他的套路早就被汪琢摸得透透的了。

    “总之!”汪爸爸恼羞成怒道,“你给我去打听!你妹妹的早恋对象到底是谁!”

    见老父亲还在倔强地说妹妹是早恋,自认十分开明的汪琢想了想,还是决定放弃告诉他妹妹的“早恋”对象就是他让自己去问的那个人,免得他的老父亲承受不了这个刺激。

    “好的。”汪琢随口就答应了下来。

    这也就导致了汪爸爸满心以为儿子已经向隔壁大侄子传递了自己的意图,觉得不久之后自己就能够知道那个企图拱自己精心养育的大白菜的臭猪是哪家的混蛋。

    心疼自己老父亲的汪琢是万万没有想到,意外之所以成为意外,就是因为它的不可控性。

    这天,汪爸爸心血来潮提早下班回家的时候,他一打开门看到了令他不能理解的情况。

    说实话,汪琳琅跟侯还当时并没有干什么,甚至距离都属于正常社交距离,但架不住两个人心虚啊。

    侯还今天故技重施,趴在他家门口看着汪家三口都出了门只有汪琳琅咸鱼瘫在家里,便前后脚地上门“爬窗”。

    汪琳琅一开始还会生怕被家长抓到,但是不知道是侯还运气好还是怎样,他竟然每次都能成功逃脱。

    从前的幸运麻痹了汪琳琅的警惕心,久而久之她也就不再管了,随便侯还去了。

    侯还也是被这份安逸给迷惑了,汪琳琅放松了他竟然也跟着放松了,感觉自己跟汪琳琅是已经过了吗明路一样,跑路的一次比一次晚。

    汪爸爸开门之前,侯还刚要离开。汪琳琅送他到家门口,看着他穿鞋回家。

    虽然也就几步路吧,但小情侣愣是跟生离死别一样在门口腻了许久,硬是没有听见汪爸爸开车回来的动静。

    听到钥匙开门的一瞬间,不夸张地说两个人都傻了。

    汪琳琅在看到她爸的一瞬间懵了一下,然后楞楞地结结巴巴地解释道:“爸、爸,他、他是……家,家里钥匙没带,所以来蹭顿饭。”

    说着说着,汪琳琅把话说顺了,谎话张口就来,说的自己都信了。

    老父亲并不相信,还是用怀疑的眼光凝视着她,并不时用死亡的眼神扫一眼侯还,再扫一眼。

    只是比起最开始那种抓奸的目光要好了很多。

    汪琳琅一看她爸的眼神觉得能糊弄过去,刚想再接再厉,就听到一样懵在那里的侯还也开口了。

    “爸、爸爸,我来蹭饭。”

    汪琳琅惊恐回头:?!??

点此章节报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