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大佬他恣意又轻狂 第17章 词不达意

作者:时婪字数:更新时间:

    “唔,这样啊。”缪佳逸点点头,这一片都是私人开的店,确实没这么多规矩。

    喝几次酒,打几次架,混的熟了,自然勾肩搭背,称兄道弟。

    “嗯。”

    瞿浩淼惜字如金,说话时嘴唇都不带动一下。

    “……”

    缪佳逸语塞,瞧瞧这是人能接的话么?

    “那个,我……我……”

    看眼前的女孩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瞿浩淼看了眼手机,提了句:“你还不回家?”

    “要回了。”缪佳逸尬笑,“这就回。”

    怎么办?怎么和瞿浩淼这个狗男人单独相处比刚刚被人尾随一样紧张?

    “行。”瞿浩淼转身欲走。

    “唉,那个……”缪佳逸急急忙忙喊住他。

    瞿浩淼皱起眉,显然有些不耐烦:“嗯?还有事?”

    “就,”缪佳逸硬着头皮叫了一声:“爸爸。”

    她愿赌服输。

    但这不代表她敢直视他的眼睛说出这话。

    既包含羞耻的成分,又有点自己的小心思。

    有时候她真的很羡慕勇敢的人,在这个被允许犯错的年纪,喜欢上一个人。

    他们会大胆对视,把爱意表达的淋漓尽致;他们会大声表白,把心中所想全数说出……

    瞿浩淼身体一僵,柔和路灯打在他脸上。

    很快他就明白过来。

    哦,是那个月考赌约。

    他开始笑,笑的肩膀都在颤。

    “好女儿。”笑停了,瞿浩淼往回走两步,伸出手摸了摸缪佳逸的头,“为父现在要去征战boss,听话,你先回家。”

    “……”请问你是傻比吗?

    缪佳逸白了他一眼,没说话。

    怎么会有这么得寸进尺的人?

    “行了。”瞿浩淼知道小姑娘面子薄,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走了。”

    他头也不回,慵懒的举起手挥了挥,又补充了句:“明天见。”

    几秒后,彻底消失在这茫茫夜色中。

    缪佳逸缓过神,刚刚的事还心有余悸,她决定打个车回家。

    车里放着音乐,是林忆莲的《词不达意》——

    “我无法传达我自己

    从何说起

    要如何翻译我爱你

    寂寞不已

    我也想能与你搭起桥梁

    建立默契

    却词不达意

    ……”

    司机是一位大姐,听到这首歌时,她眼眶湿润,淡淡出口:“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喜欢过一个人,前不久他结婚了。”

    缪佳逸猛的抬头。

    沉重感。

    好像无形之中自己的心被摁住。

    大姐从后视镜看到女孩震惊的模样,说了句“自始至终他都不知道有个人暗暗喜欢他这么久”,就闭上了嘴。

    音乐还在车里回荡。

    很久,缪佳逸问:“遗憾吗?”

    大姐愣了愣,笑了:“不。我从来都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当我选择义无反顾这一刻起,一切都不重要了。”

    究竟是太过悲恸,还是已经释然,缪佳逸听不出来,她希望是后者。

    “一切都会好的。”缪佳逸说着苍白无力的安慰。

    车子行驶在空旷的道路上,窗外的景致不断后退,歌曲也结束了。

    就像某些事物,再也回不到从前,再也无法改变。

点此章节报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