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火热的年代 第二卷 辛亥之年 第546章

作者:富春山居字数:更新时间:

    谨记我们的网址,祝大家阅读愉快!别忘了多多宣传宣传。

    1913年1月20日,对于宾步程和哈尔滨电气公司的工人们来说都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这一天他们终于造出了一台2000千瓦功率的透平式发电机。

    虽然这是在西门子公司转让的技术下实现的,但是对于中国人来说这依然是一个里程碑式的突破,这意味着中国从此真正的进入到电气时代了。在许多中国人看来,依靠着进口发电机带来的电气时代,终究还是虚幻了些,若是外国人掐断了货源,中国就要重新退回到蒸汽时代去了。

    西门子公司驻哈尔滨代表克拉辛看着运转起来的发电机也感到很高兴,不管是出于阶级上的情感,还是出于工作上的成就感。

    哈尔滨电气公司有着西门子公司的注资,这样一台发电机在德国制造,售价高达7040英镑每台,同样功率的英国货则要7723英镑,而中国人造的这一台成本大约也就5000英镑出头,如果能够大批量生产的话,还能进一步压缩成本。

    因此克拉辛便向一边的宾步程询问道:“你们打算把这台发电机定价多少?现在的东北和亚洲似乎都很需求发电机设备。”

    宾步程语带兴奋的说道:“重要的还是多多生产,价格应当尽量低一些,这样我们就能尽快的让中国人用上电了。”

    克拉辛马上反对道:“这恐怕不大现实,过低的价格会摧毁亚洲的发电机市场,也会遭到英国和德国企业的敌视。你们要是这么干,我估计西门子公司是不会再向你们转移技术了。”

    宾步程这才有些冷静下来,向着克拉辛询问道:“那么先生的意思,这台发电机定价多少合适?”

    克拉辛想了想说道:“反正你们现在主要是为自己开设的电厂制造,对外供货的需求并不紧迫,因此一开始和西门子的发电机价格持平,7万到7.5万元一台就可以了。等到你们的生产能力上去了,再慢慢往下降,不过最好不要比西门子同类产品低太多。虽然西门子公司也能分享你们的利润,但是他们并不会愿意一下把市场完全让出来的。”

    宾步程思考了片刻就点着头说道:“这样也行…”

    一名青年突然小跑了过来,打断了两人的谈话,气喘吁吁的向宾步程汇报道:“宋委员打来电话,要求你尽快赶回去,似乎1个小时后有紧急会议要开。”

    宾步程虽然有些惊讶,但还是很快收敛了情绪,和克拉辛平静的道别后离开了车间。距离吴川办公小楼不远处的几栋新建平房,便是现在共和党的总部办公地点。和从前四散在城内各处的时期相比,现在集中起来办公的党的委员会,效率倒是比以前高的多了。

    宾步程虽然加入革命委员会的时间不算迟,但是加入共和党的时间却稍稍晚了些,因为此前他更喜欢同盟会的政治主张。只是随着陶骏保被害一案爆发,许多同盟会辽东支部的成员信仰顿时破灭了,除了少部分投向了无政府主义,更多人则选择申请加入了共和党。

    宾步程正是在那个时候进入的共和党,虽然他在工业委员会中说一不二,但是在党内却只能往后排了。像今天的紧急会议,他也只能坐在后排听执行委员们讲话了。不过他略有些诧异的是,今天被招来开会的居然都是中国人。

    宋云桐看到人都到了差不多了之后,便清了清嗓子说道:“大家也不用东张西望了,今天我没叫俄国党员过来开会,因为这个会议的主题和俄国有关。我觉得这件事我们内部要先统一了意见,然后再和他们讨论为好。”

    就在会议桌前的党员们窃窃私语着,猜测今天的会议主题到底是什么时,宋云桐已经直截了当的宣布了出来,“我刚刚接到消息,就在昨日上午,在俄国人的支持下,库伦活佛哲布尊丹巴发表了“独立宣言”,成立了大蒙古国,年号:共戴。三音诺颜汗是这个所谓大蒙古国的首任内阁总理。

    由于吴主席不在国内,而此事又同俄国人分不开关系。所以我才想先排除了俄国党员,我们自己先议一议应该如何应对这件事。得出一个初步结论之后,再和俄国党员商讨,并向主席报告。各位怎么看?”

    朱和中立刻接过了话说道:“还能怎么看,我觉得这样做很合适。俄国党员毕竟还是俄国人,他们未必不会站在本国的立场上维护沙皇政府的作为。

    我认为,既然俄国人撕破了脸,我们也应该做好准备,把军队调动到哈尔滨来,有必要的话就先把俄国人全部赶出北满,准备好同他们干上一场。”

    分管共青团工作的吴泰也立刻忿忿不平的说道:“这些俄国人太过分了,我们已经忍让退步到这种程度了,他们居然还要再进一步,这是真想让我们亡国啊。对于俄国人的行动如果不加以回击的话,那么我们今后还怎么对群众进行宣传?我支持朱和中同志的主张。俄国人想动手,那就和他干。”

    接下来负责组织、管理工人运动的方兆国也是出声主张要和俄国人硬碰硬,决不能在领土问题上向俄国人退让。

    眼看着会议上的气氛越来越紧张,似乎下一步就要全体通过和俄国宣战了,宾步程不得不起身反对道:“我反对朱和中、吴泰、方兆国三位同志的说法,我还反对本次紧急会议的召开方式。

    如果我们对俄国同志有什么疑虑,那也应该当着他们的面指出来,而不是先入为主把他们排除在会议之外,这是违反党的章程的行动。如果俄国同志放弃了阶级立场转而去支持本国的反动政府,那么我们再将他们撇开,也算是名正言顺。

    此外,吴川主席在出国之前已经指定了党内的议事程序和革命委员会的领导方式。但是吴川主席已经明确指出,党在革命委员会发出动议时,必须先取得党内一致的决定。把俄国同志和其他不在哈尔滨的中央委员同志排除在外,光凭我们这些人是无法代表党的。

    我希望各位同志铭记吴川主席再三对于我们的告诫,这是党的事业、也是人民的事业,但绝不是某个人或某个小团体的功业。忘记了这一点,就是背叛了党和人民。”

    会议室内的气氛顿时冷却了下来,虽然大家都对哲布尊丹巴宣告独立感到不满,但他们毕竟还不敢也不能破坏吴川立下的规矩。因为他们正是这个规矩的受益者,正因为这个规矩的存在,他们的决定才是有力量的,革命委员会控制下的一切人力、物力和武装没有能够违背党的决定的。

    而一旦这个规矩遭到了破坏,那么党的力量就消失了,剩下的就只有依靠各人的号召力和影响力去控制革命委员会内部的力量了。但是除了少数人之外,大多数人是没有这个号召力的,因为他们的影响力是党赋予的,而不是自己创造出来的。

    朱和中依然难以平静下来,他向宾步程反问道:“如果俄国同志反对我们和俄国对抗,难道我们也要服从?”

    宾步程看着他的双眼毫不退让的回道:“如果俄国同志能够说服我的话,我会接受。请大家不要忘记了,眼下这个建设机遇期是吴川同志带着我们好不容易才争取回来的,为了确保东北地区的建设不会因为资金、技术和设备的问题中断,吴川同志现在还在太平洋的那一头努力奋斗着。

    难道说,仅仅因为你们个人的意气,就要让东北地区错过这个难得的发展期吗?此外,请各位告诉我,究竟有谁有这个能力能打倒俄国人,迫使他们在外蒙古问题上让步?要是打输了,我们怎么向吴川同志交代?我请各位同志好好想一想,东北能有这个局面可不是我们的功劳…”

    宋云桐也终于语气缓和的表态道:“我认为宾步程同志的意见还是诚恳的,当前的局势不仅仅在于外蒙古的独立,关内的政局也异常的混乱。宋教仁靠着不加甄别的吸收党员,终于把国民党弄成了第一大党,在接下来的选举中国民党有很高的几率赢。问题在于袁世凯和北洋派会接受这个结果吗?

    另外自从张振武案爆发之后,湖北军政府正急剧走向反动的一面,许多湖北革命党人不是被黎元洪捕杀了,就是外逃了。从目前关内的局势来看,黎元洪只有投靠北洋才能抹掉身上那些革命者的鲜血,因此北京和武汉合流的机会已经很高了。

    这样一来,北洋派在关内面对的只有一个四分五裂的同盟会和一个时刻扯同盟会后腿的光复会。陶成章这个人,格局还是小了些,当上了浙江都督之后就有些不思进取了,俨然就是第二个王金发。

    因此,我们现在如果和俄国人冲突,无疑就是给袁世凯帮了一个大忙,让他好腾出手去对付南方的同盟会和光复会了。我的意见,能不同俄国人正面冲突,就不要发生正面冲突。但绝不能让俄国人的势力深入到内蒙古和呼伦贝尔地区…”

    因为宋云桐的表态,会议的局势终于扭转了过来,于是大家决定中止会议,然后召集俄国同志一起就外蒙古独立一事进行交流,重新召开紧急应对会议。

    【提示】:如果觉得此文不错,请推荐给更多小伙伴吧!分享也是一种享受。

点此章节报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