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馈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火热的年代 第434章

作者:富春山居字数:更新时间:

    谨记我们的网址,祝大家阅读愉快!别忘了多多宣传宣传。

    坏消息开始一个接一个的传回了牤牛哨指挥所,因为清军的撤退使得老四平镇的守军看到了希望,士气再度鼓舞了起来,而日军这边却大受打击,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变化,进攻开始变得三心二意了起来。于是原本就要攻下的老四平镇,现在又变成了双方的僵持局面。

    作为全军最后的总预备队,第八师团此时已经没办法帮助山田旅团压倒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支那守军,因为他们中的一部正在清军撤离的西面设防,另一部则正等待着出击或救援的任务。对比起可能全线崩溃的局面,攻下老四平镇切断四平街守军后路的任务,此时已经让位给前者了。

    至于和清军联络则始终处于雾里看花的状态,带着部队从老四平镇撤走的康宗仁已经完全失去了同清军大本营的联系,而他也拒绝了日军要求其回撤同第八师团暂时汇合的命令,选择了继续向大洼大本营前进的策略。

    只是好不容易才追上康宗仁部队进行联络的日军军官阿部规秀返回后向上官汇报说:“康部此去必败无疑,本就在进攻老四平镇时怨气沸腾的清军士兵,在听说了大本营失去联络的消息后已经完全失去了战斗意志,就在下官返回的时候,已经看到陆续有清军士兵脱离部队而去了。

    想要救援大本营的,只有康宗仁等忠诚于王占元的少数军官,大多数清军官兵现在只想给自己找一条活路而已。这是清军从元山到平壤的败退之路重现,故清军已经不能再指望了。我军应当早做准备,以应对支那军的行动…”

    这种实话对于牤牛哨指挥所的军官们和尾野实信来说是不中听的,大家都在努力的等待着好消息,结果一个区区少尉居然如此危言耸听打击本方的士气,真正是晦气。要不是对方是第八师团的人,尾野实信真心想下令调这位不识相的少尉去第一线执行任务去。

    只是好消息显然不是等待出来的,下午16点多,毛家店这边给牤牛哨打来了电话,清军第三协协统王占元带着一小队卫兵逃到了毛家店,这无疑证实了大洼大本营被攻陷的传闻。据说这位原本并不想跑来毛家店,而是想要绕道前往老四平镇去指挥康宗仁部的,但是因为支那骑兵封锁了通往老四平镇的方向,他才不得不转向毛家店,希望通过日军的帮助和康宗仁、王金镜等部下获得联系。

    证实了支那军真的击破了大洼之后,司令部内的军官们反而变得安静了下来,因为大家现在都知道尾野大佐的作战计划已经宣告失败,当下的作战目标已经不再需要考虑如何击破四平守军,而是需要考虑如何保全自身了。

    换而言之,本军再次遭遇了挫败,即便把部队全须全尾的从火线上撤下来,短时间内也没办法发起第二次进攻了。尾野司令官显然将要背负起本次进攻失利的责任来了,面对一个即将坠入深渊的司令官,现在反而没人愿意点破事实而被其嫉恨了。在军部的免职命令没有下达之前,对方可还是拥有着前线最高指挥权力的派遣军司令官。

    尾野实信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坐在赌桌旁陷入了绝境的赌徒,面对着走鸿运的对手几乎看不到翻本的可能,但是就此离开赌桌的话,恐怕他这辈子也无可能再坐回到这个位子。

    他思考了许久,也不肯把失败的字眼吐露出来,而是向着部下们说道:“虽然支那军攻下了大洼,但是好在他们并没有抓到王占元,我们应当尽快协助王占元收拢部下,只要能够收拢第三协一半的力量,也许我们还能够对这只支那军的奇兵发起一次反击。”

    大庭二郎终于没法听下去了,他尽量以和缓的语气说道:“司令官阁下,现在恐怕不是把希望寄托在不确定的清军存在上面的时候,而是应当从本军力量的余力作为考虑的基础,重新调整作战部署…”

    尾野实信粗暴的打断他说道:“大庭参谋,请不要随意散布失败的言论。皇军现在还处于节节胜利的状态,失败的不过是软弱无能的清军。难道说,仅仅因为清军没能挡住支那军的进攻,皇军就要放弃唾手可得的胜利果实?

    这种胆怯的决定我绝不能认同,就算支那军完全击败了清军,他们也不可能毫发无损。只要找到了他们的进攻方向,第八师团足以挡住他们。现在要紧的是,找到支那军的动向,而不是着急改变我军的作战部署。所以,替王占元收敛部下,令他们替我们寻找支那军出击的主力,才是眼下最重要的。”

    坐在大庭二郎身边的铃木庄六扯住了他的衣服,阻止了大庭二郎的继续发言,压制住了反对意见的尾野实信发布了一连串的命令之后,便返回了一旁的小办公室内,闭门沉思去了。

    大庭二郎这才面色不虞的看着铃木庄六问道:“为什么你要阻止我劝说尾野大佐,他正在把全军送入到一个危险的境地。”

    铃木庄六一脸严肃的回道:“中国人有句俗语,不到黄河心不死。大家都知道前面就是黄河,现在该是调头的时候了,但是尾野大佐还是心存侥幸。与其你在这个时候和他浪费时间争吵,倒不如早点让尾野大佐看到前面的黄河让他死心,这才是最简单的办法。

    至于说全军陷入一个危险的境地,我倒是觉得你想多了,要是支那军真有这样的实力,也就不会冒险去进攻清军了。有着第八师团作为全军的总预备队,哪怕击溃了清军的支那军向我们发起进攻,我们最多也就是开头吃上一点亏。

    当前最要紧的还是,先将毛家店、牤牛哨的非战斗人员武装起来,就地建立防御阵地,以确保在第八师团救援之前,我们还能守住这些要点。”

    大庭二郎还是有些担忧的说道:“可要是这只支那军进攻毛家店以南,切断铁路线该怎么办?”

    铃木庄六迟疑了一下后说道:“那么我们就只好全军转向,向南进攻了。不过我并不觉得支那军有这么大的勇气进攻我们后方的铁路线,因为这也就意味着他们的后路有被我们截断的危险,一只孤军在我们的后方是发挥不出多大的作用的。”

    很快王占元便乘坐着火车抵达了牤牛哨,和尾野大佐进行了一次单独会谈。而支那军骑兵在毛家店左近出现的消息也传到了牤牛哨指挥所,森冈参谋长召集参谋们商讨之后,认为支那军趁夜进攻毛家店的概率上升了,作为前线的后勤仓库,此地被支那军攻下的话,无疑就是让前线部队陷入了困境。

    于是从老四平镇调回的第八师团的一个联队被紧急调往了毛家店,汇合当地的一个大队驻守此处要点。第八骑兵联队开始对毛家店以西,老四平镇以南地区进行警戒搜索,以防备支那军从这一地区进行穿插奇袭,再次复制中午进攻清军大本营的掏心战术。

    当天色完全黑暗下来时,日军也没能联络上第三协成建制的部队,只是收拢了百余清军散兵。这些散兵带给日军的消息极为混乱,有的人说康宗仁所部在向大洼进军的路途上被支那军给拦截了,在激战中康标统带着少数人逃亡了;也有人说康宗仁带领的部队根本没有同支那军作战,而是被支那军拦截之后就率领部队投降了。

    至于更西面的王金镜所部的消息就更是一团模糊,谁也搞不清这只部队还是否存在。尾野实信想要帮助王占元收拢部队以为协助的打算破产了,就连王占元自己也失去了信心,半夜找日军的经理军官要了一些酒食,自己关起门喝闷酒去了。

    倒是半夜12点时老四平镇传来了一个算是安慰性质的好消息,老四平镇的守军主动撤退了,日军总算是占据了这处要点。不过因为目前的时局,原先的进攻计划已经无法继续实施,森冈参谋长只能命令山田旅团驻守老四平镇,不再向前进攻。

    20日这一晚,日军牤牛哨前线指挥所内灯火通明,只不过彻夜不眠的日军军官并没有等到支那军袭击的消息传来,倒是前线部队成功的趁着夜晚转入了防御状态,这令司令部内的日军军官们都大大的松了口气,此时即便支那军再发起进攻,日军也不会再陷入到昨日下午那般危险的境地了。

    在安静了一个上午之后,外出收拢清军散兵和同清军进行联络的日军军官们,终于在21日中午带回了关于清军第三协和巡防营的确切消息。

    清军第三协已经全军覆没,除了少量向辽河方向逃窜的部队外,主力已经向支那军投降。而奉天巡防营在开战之初就被支那军重兵围困,最终接受了支那军的劝说,在此战中保持中立退往了辽河西岸。

    而根据各方搜集来的信息,日军参谋们终于拼凑出了支那军和清军这一战的经过。支那军以第五师为主力,把部队分为了三个进攻波次。

    第一波进攻部队全为骑兵,从清军防线的薄弱处突入后,就直接冲向了位于大洼的清军大本营,对于身后的清军部队毫不理会;

    第二波进攻部队则是一个配备了大量骡马的快速突击部队,这只部队携带了大量的轻型火炮,沿着骑兵打开的通道做二次进攻,并彻底撕开清军的防线;

    第三波进攻部队虽然只是常规部队,但却是三波部队中兵力最多的。这只部队沿着前两波部队打开的缺口突击猛攻,将失去了组织的清军部队做了最后的摧毁。

    【提示】:如果觉得此文不错,请推荐给更多小伙伴吧!分享也是一种享受。

点此章节报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